宗言曦的脚步微微顿住,眉头也轻轻的蹙紧,回头看着江右谦,“你什么意思?”

“我哥他伤头部,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甚至都不认识我是谁,他需要手术才能治好,你帮我们出个注意,或者去看看他好吗?”江右谦带着祈求的口吻。

宗言曦惊讶也只是刹那,很快就恢复冷淡,“那这样正好,省的他总是来缠着我,还有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了。”

说完她进屋关上门,始终不曾有一点松口。

江右谦气馁,“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我哥都那样了,她却一点都不关心。”

南城叹息一声,“这样也好,我们尽力了,走吧。”

他拉开车门上车,江右谦跟着上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南城想了想,“要不我们先回b市吧,那边我们更熟悉,对江总的病情,也能多个医院看看,这样我们心里也好有一个底。”

“那要是做手术是必须呢?”江右谦问。

南城看着他,“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江总忘记了挺好的。”

江右谦一下子就炸锅了,“你怎么想的?还是你想趁他忘记过去,想要夺公司的权?”m.bg。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妈一样?”南城不想提这些,但是,心里不舒服,他凭什么这么想自己?

江右谦也火了,他也自己的母亲贪心,对江莫寒不好,但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自己的母亲,他心里可以这么想,但是从别人嘴里听到,心里终归是不快。

南城不想和他吵架,缓了缓语气,“你也看见了宗言曦的态度,知道江总现在的情况,她没有一丝心软的迹象,回到江总身边的几率太低,几乎为零。”

“你想说什么?”江右谦问。

“要是江总想起来了,只会为以前的事情后悔伤心,明知不得,还会一直想要追回宗言曦,与其这样,不如忘记的好。”南城说出自己的想法。

江右谦皱着眉,“你怎么意思?意思是不治疗了是吗?”

“治疗有风险,不治疗不但不用承受手术的风险,他也不用再为宗言曦伤神,以后要是能遇见别的女孩,照顾他一生不很好吗?”

江右谦还是觉得有不妥之处,他觉得这个决定不应该由他们来做决定,应该是由江莫寒自己做主。

“容我再想想。”

他启动车子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