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在彩色的霓虹灯下五彩斑斓,风景快速的从车窗划过:不留一点痕迹。

很快宗景灏的车子停在看守所。

沈培川知道他要过来,安排了人在门口等他,他一下车就有人立即迎上来,“沈队在停尸间。”

宗景灏颔首,示意他带路。

停尸间一般位置都很偏僻,七拐八拐,穿过几个走廊才到一扇门前,房门推开,阴冷的气息迎面而来,为了不让尸体腐烂发臭,停尸间安装有24小时循环制冷的机器。

进入门内明显感觉到了温度的下降。

宗景灏面无表情,没有因为这个地方而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他进来的时候法医刚把沈秀情的尸体盖上,旁边的台子上还放着解刨的手术刀,很明显是已经检验好了。

沈培川拿着尸检结果走过来,“可以很确定的说,她是自杀,而且是预谋好的。”

沈培川看着尸检报告,详细的解释道,“她服用了一种药,在leo里的事件发生后,把她带回看守所的时间内,她又服用了另外一种药,两种药相克,有致死的效果,很明显她是知道的,才会两种药先后服下。”

“只有这些?”宗景灏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这对他来说并不够。m.i.c

“沈秀情出去前见过一个人。”

宗景灏心里有猜测,“谁?”

“何瑞琳,我调查的监控,显示前两天何瑞琳见过她,并且买通人,将她放出来。”说话时沈培川小心翼翼的看着宗景灏,毕竟知道他曾经和何瑞琳的关系,“有当时的监控,你要看吗?虽然当时她带着口罩,但是,技术分析过了,就是她没错。”

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

以前他以为何瑞琳对林辛言的针对,不过是因为林辛言嫁给了他。

现在他才明白,何瑞琳对林辛言的恨意,何止是她嫁给他那么简单。

更是,因为六年前。

他的脸色在阴冷的空气下,绷的犹如蜡像,阴郁恐怖。

“你有她的线索吗?”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林辛言的失联和她有直接关系。

“查出结果我就让人监视她了,只是还没找到她人。”沈培川说。

“立刻找到人!”他的双手攥的咯咯响,“是我低估了她的心肠。”

沈培川看着他阴森的脸色,倒吸一口凉气,“我立刻加派人手。”

沈培川打电话给属下,加派力度找何瑞琳的行踪。

“你别太急,左右何家就是本市人,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沈培川道。

宗景灏的喉结上下滚动,“林辛言不见了。”

“什么?”沈培川迷惑,“白天不还在呢吗?”

“晚上联系不到的。”他的声音飘忽,很轻,风一吹就散了。

沈培川心思细腻,毕竟自己就是查案的,一下就联想到事情的关键,“和何瑞琳有关?”

这不是很明显吗。

宗景灏撇了一眼盖着白布的沈秀情,“你说她的死,是为了什么?”

沈培川思考了片刻,“会不会是拖延时间的障眼法?”

用沈秀情的死绕乱他们的视线,拖住时间,等到他们弄清楚情况,林辛言早已经被他们弄走。

而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林辛言。

沈秀情就是一步死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