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开我。”林辛言瞪大了眼睛,双手抵住他欺压下来的身躯。

“放开?”宗景灏拖腔带调的嚼着这两个字,觉得可笑。

本来他就生气她一来就是要和他划清界限,现在只相信他儿子是清白的,却怀疑他。

他真的很生气。

林辛言侧着头不敢去看他,她能感觉到他坚硬的皮肤,比她身上的温度还滚烫几分,以及他那忽然就近在咫尺的气息,熟悉又凌冽,她闭着眼睛,“我儿子只有五岁——”

他一定做不出这样的事。

她侧着头,修长的脖颈,抻出的青筋微微的跳动,她因为紧张,起起伏伏的急促呼吸,像是诱人的音符,宗景灏本来只是想要吓她一下,可是看到她此刻的样子,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他低头唇瓣落在她的脖子上。

他的唇瓣很软,有些凉。

林辛言用力的推他,惊慌失措,“你放开我,你还要不要脸了?”

“脸?我的脸都被你儿子给我丢尽了,我还要什么脸?”说话时他的头依旧埋在他的颈窝,含含糊糊的。m.i.c

他喜欢她身上味道,那种气息,另他熟悉又迷恋。

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融进他的身体里。

“你说你,是个妖精吗?”如果不是,怎么会让他在她的面前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林辛言不吭声,眼泪悄悄的从她的眼角滑落,淹没在耳鬓的发丝里。

宗景灏感觉到她轻微的哽咽,抬起头,掰正她的脸,“就亲你一下,这么委屈?”

她的睫毛微颤,轻轻的睁开,眼里还有没有隐去的水痕,声音沙哑,“在你眼里,我是不是,是一个可以随便和男人上床的女人?”

宗景灏一愣,“——没有。”

“你有,你从来不尊重我。”她忍着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你觉得我18岁就有男人,怀孕,是个不检点,不自爱的女人,我不是,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只是不得已。”

宗景灏莫名的心慌了,去擦她眼角的眼泪,他承认,有那样想过。

林辛言扭头,不愿意他的碰触。

他的手停留在她的耳畔,缓缓的落下来,将她乱了的发丝别在耳后,“你以前的事情,我不提,我以前的事情,你也忘记。”

“你想怎么样?”林辛言压抑着。

“我说过,让你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我的孩子呢,你准备给他们当后爸吗?”林辛言打断他。

她知道宗景灏是个骄傲的男人。

如果接受她不是清白之身,那么,已经是他的底线。

他绝对接受不了她的孩子。

“你这么骄傲的人,能接受别人的孩子叫你爸爸?你能替别人养孩子吗?你不能——”

“别说了!”他倏的起身。

是的,宗景灏只想着让林辛言回来,根本没想过她的孩子怎么安排。

林辛言说的对,他克服林辛言不是纯洁之身,已经是他的底线。

让他当后爸,给别人养孩子,他真的没想过。

也做不到!

林辛言坐起来,整理好凌乱的衣服,抬头看着站在那儿,背对着她的男人,“我们,离婚,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才是正确的。”

“你知道什么是正确?”他的语气阴沉沉的。

心情非常的不好。

林辛言站起来,“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我不喜欢你,你也接受不了我的孩子们,结束牵扯,是最好的选择。”

宗景灏脑海里回荡的都是她那句,我清楚自己的心,我不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

呵。

我不喜欢你?

他转身,一把抓住她的衣领,“你把刚刚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