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赫仍是没有睁开眼睛,但握拳的指尖微微泛白。

城楼上,箫声与陶埙声一同消失。

子沫垂目向下望去,黑暗中只隐约看到男子的身影,很高,与南宫赫不同的是此人的背影宽厚颀长,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男子没有停留,转身离去,不一会儿便被黑夜所淹没。子沫在城楼上望着远去的背影泛起淡淡的哀伤,她并没有起身要追的意思,片刻的共鸣对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不必强求着认识,有缘自会相见。

子沫起身向回走去。回到金风殿门前,低着头脚踢着石子在门外徘徊,石子滚落声在寂静的夜显得愈发突兀。连续失眠几夜却仍毫无睡意,每日在殿中除了妙凝无人与她说话,她不想回到“牢笼”中。

南宫赫近几日忙于朝政已有好几日没有见到子沫,天蒙蒙亮时就要上朝,夜晚总要忙到三更才回,回来时不免总要瞟一眼偏殿。

今晚也是如此,偏殿的灯早已熄灭,但南宫赫透过门缝看到了在门前踢石头转圈的子沫,脸上透露出自己也不曾觉察到的笑意。

总算是见到她了,怎么又瘦了些。

徘徊了一会儿,子沫终于是抬脚迈进了金风殿。看到主殿的灯还没灭,子沫没敢细看急忙忙往偏殿走去,生怕被她师傅发现叫住盘问。

这一切尽数落入南宫赫眼中,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吓人了?

他偏是不让她走,于是出声道:“站住。”

子沫向前走的脚步僵在了原地,怎么每每都被他抓个正着,他是在派人监视自己吗?子沫换上笑脸道:“师傅又是这么晚还没睡啊……”

南宫赫平静开口道:“怎么这次还是因为龙昊打呼噜?”

“当然不是啦……只是觉得在这殿中闷得慌所以出去走了走,现在这不是回来了吗。”这回子沫说的可是实话,只是未把城楼上的所遇讲出来而已。

“你初入宫不是应该对这殿中的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吗,怎么会觉得烦闷?”南宫赫依旧用冷淡的语气问道。

子沫没料到他如此不好对付,这男人心思简直比女人还细腻。但子沫也能应付自如,笑了一下说道:“这几日殿中都看遍了所以才觉得无聊,对这宫里好奇所以就出去走了走。”

南宫赫朝她挥了挥手道:“很晚了,去休息吧,不要再有下一次。”

子沫赶紧小跑回自己的寝殿。

子沫日夜颠倒了一般,第二日又是睡到午时才醒。

“小姐,龙侍卫已经在殿外等候多时了。”妙凝说着打来了一盆水,子沫简单梳洗了一下便接见了龙昊。

“苏伊姑娘,王爷吩咐明日寅时在金风殿竹林就要开始训练了,还请姑娘做好准备。”“这是姑娘的衣服,平日里都要穿着。”说罢,一旁的侍女递来十几件一模一样的衣服。

子沫向龙昊颌首收下。

一众人走后,妙凝迫不及待拿着衣服看,“哇!这也太素了吧。”子沫回头一看,此衣衫乃是纯白色,上头没有任何装饰,连腰带都是纯白的。

子沫并不在意,衣衫如此之素便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自己也越是落得清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