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不得了,不得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公子!小姐!”掌柜跌跌撞撞得挤开人群冲了进去。

南宫赫看到昏迷的子沫不禁慌了神,他坐起依旧将子沫护在怀中一手枕着子沫的头一手轻晃她的身子:

“苏伊!苏伊!”子沫仍一动不动的,南宫赫威胁道:“再不醒来,为师现在就带你进宫!”可子沫仍是没有一点儿反应。

“还不赶紧滚过来瞧瞧。”南宫赫朝掌柜大声呵斥。

“哎,哎,哎······”掌柜被吓得向前一扑,扑到了子沫脚边,又赶紧爬起来给子沫诊脉。

给子沫诊脉的掌柜冷汗直冒道:“公子,这位小姐并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昏了过去,回去,回去好好调理便可。”在南宫赫的注视下,掌柜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

“王爷,马车备好了,赶紧带苏伊姑娘回客栈吧。”龙昊将周围的看客驱赶走将马车拉到南宫赫身旁。

“王······王爷?”掌柜被吓得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着,心想这祖宗留下的百年基业就这样毁在了自己的手上。

“王爷您放过小的吧,小的给您和姑娘赔不是了。”说着在地上“铛铛”磕了几个响头。

南宫赫看都没看一眼,打横抱起子沫道:“回宫。”

北漠皇宫金凤殿。

南宫赫抱着子沫匆忙往殿内走去,一边还交代着龙昊:“赶紧请王太医过来瞧瞧。”

不一会儿王太医来了,替子沫诊了诊脉道:“王爷这位姑娘除了一些皮外伤之外并无大碍,应该是惊吓过度导致的昏迷,微臣开个方子,姑娘服用几日便可。”

南宫赫缓了一口气问道:“那她为何现在还不醒?”

“回王爷,这是正常的现象,王爷不必过多担心。”

南宫赫一听王太医这么讲就安心了,送走了王太医后,南宫赫命龙昊去客栈把妙凝接过来,吩咐金风殿的侍女去抓药煎药。

子沫缓缓张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偌大的宫殿,殿内并不是想象中的金碧辉煌。

古朴素雅的装饰令人舒适安心,大殿外,古树参天形成一片绿荫,一大片竹林环绕着宫殿。

子沫大概已经知晓自己身在何处,没想到从浅草堂摔下来倒是促使了提早入宫,不过还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小姐你醒啦。”妙凝急忙走到床边查看子沫的状况。

“小姐你可吓坏我了,龙昊来接我时说你从楼下摔下来可差点把妙凝吓哭了,还好小姐你没事,不然我怎么向陛下和世子交代呀。”

“嘘!妙凝小声点,可千万不能暴露了我的身份。”

妙凝缩了缩脖子,将手中煎好的药递了过去道:“小姐,赶紧把这药趁热服下吧。”

子沫一皱眉道:“我就是一些皮外伤而已,用不着服药的。”说着推开了药碗,穿好衣衫下床向殿外走去,一出门便撞上了办差归来的龙昊。

“苏伊姑娘可有什么地方感到不适?”

“一些皮外伤而已,对了,师傅他怎么样?可有伤到?”子沫自然记得是南宫赫救了她。

“王爷他没事,王爷特让我来跟姑娘交代一下:这是王爷所居金风殿的偏殿,以后就是姑娘的寝殿了。

姑娘与其他东云阁的士兵不同,训练内容、时间均由王爷来定。姑娘这几日先养好身子,训练开始属下回来告知姑娘的。”

子沫轻轻一点头道:“那就有劳耿侍卫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