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说道:“王爷武功这么高强,苏伊自然是打不过,既然如此,苏伊只好决定跟王爷进宫好好跟王爷学习武艺。”

对于突如其来的转变,南宫赫自然是捉摸不透,但想着她再怎么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便没有多虑。

“虽然我刚来苍都,但也有好些东西呢,王爷你给我三日的时间好好整理,三日后我跟你进宫。”

南宫赫微微一皱眉,愈发觉得子沫在动什么小心思。

见南宫赫没有回应,子沫追说道:“王爷你放心,我保证我不会逃的!三日之后我必定跟随你入宫!”

子沫心想着保证有什么用,女人的话没有几句是可信的。

南宫赫料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便答应了,随即心生一计道:“好啊,苏伊姑娘的选择很是明智。”

“既然如此,这三日我便跟着姑娘你,就当是本王给你当免费的护卫了。”

子沫万万没想到他会出如此计谋,为了不让她逃走,他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但有了三日的时间也好过连溜的机会都没有,思虑过后子沫答应了这个提议。

南宫赫邪魅一笑,戴上面具踱步到子沫身旁,向子沫伸出手去:“小心起来。”

子沫借南宫赫的力慢慢从地上起来,“嘶,好疼。”站起来的瞬间子沫倒吸了一口冷气。南宫赫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恼。

走出阁间,发现楼下的人都散了,只剩妙凝一人着急等待。

“怎么人都散了?”

南宫赫听到子沫的疑问,出声回答道:“既然本王的弟子都已经选出来了,其他人留在这儿就没什么意义了。”

子沫扶着腰撇了撇嘴。

妙凝见子沫下楼立马冲上前,看到戴着面具的南宫赫眼中的寒光,还是往后缩了缩。

“小姐,你没事吧?这是怎么回事呀?他们找你做什么?他们都不拦着我不让我上去,可把我急坏了。”

“妙凝你这一连串的问题我到底应该先回答那个呢?好了,我没事儿你别担心啦。”子沫身靠楼梯一手扶着受伤的腰。

“小姐,你这腰怎么了啊,是不是他们打的,妙凝这就给你报仇!”一边嚷着一边撸起袖子向南宫赫走去。

南宫赫一言不发,只回头只看了妙凝一眼便把妙凝吓得直往子沫身后躲。

子沫盈盈一笑打趣道:“师傅瞧瞧你这吓人的模样,把我的丫头吓成这样。”

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师傅”二字,南宫赫的心一瞬间化成一滩水,莫名的陷入了回忆之中难以逃离。

回忆中女孩总喜欢跟在他身后“师傅”“师傅”地叫,甩也甩不掉。想到此他不禁露出了笑容。

“师傅?!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可别吓妙凝呀!”南宫赫的飘出的思绪被妙凝的叫喊声拉了回来。

“你的小姐没有吓你,她现在就是我的徒儿。”说罢提剑向外走去。

子沫见状立马跟上,还不忘安抚一旁一头雾水的妙凝,“妙凝等到了客栈我再和你细说,先别问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到了客栈,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谁让这玄幽王“声名远扬”又张了一张“引人犯罪”的脸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