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抿唇劝诫自己不能乱了阵脚,“师傅这玉坠一看就是上等好货,徒儿好奇想问问师傅这玉坠从何而来。”

一切都在南宫赫的预料之中,他拿起腰间的坠子,在手中把玩道:“偶然所得。”

“师傅能否借我仔细瞧瞧?”

“有何不可?”南宫赫笑着应道,但却丝毫没有动手解下玉坠的意思。

静默了一会儿,子沫因迫切想要确认这玉坠,是否是母妃留给自己的那块。于是只好凑近身低头细看南宫赫腰间的玉坠。

芊芊玉手颤抖着抚上玉坠,这触感这工艺分明就是母妃赠予自己的那块!她死都不会认错的!

过了好久,子沫仍是没有收回手,仿佛要将这玉抚平一般。

如此近的距离让南宫赫有些难以忍受,少女特有的馨香悠悠传入南宫赫鼻尖,勾得他浑身不自在。

过了很久,子沫依旧低头看着玉坠,南宫赫终是忍受不了这种“折磨”,轻轻咳了一声,子沫反应过来终于放了手向后退去。

“师傅夜深了,徒儿就先休息了,您也早些休息。”子沫并未再提起玉坠之事。

被弄得有些心烦意乱的南宫赫只想赶紧离开,便没再逗留转身离去。

躺在床上的子沫在确认玉佩的那刻便已下定决心,她要随南宫赫进宫。

她对他为何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为何时常出现在她的梦中?他身上怎么会有母妃的玉佩?

这一切的一切或许在南宫赫的身边她才有可能弄清楚自己的疑问。

思及此她便不再多想,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次日子沫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既然已经决定进宫,子沫便开始好好准备行李。一想到这肉包子和糖葫芦带不进宫中便觉得烦闷不已,好不容易过上几天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又要被人“看”起来了。

一下楼,看到自家师傅和龙昊在一张桌子上吃着酒菜,士兵们依旧打着十二分精神在客栈内巡逻。

子沫暗暗被南宫赫优雅的夹菜送菜动作所吸引,不觉多看了几眼。

后日就是入宫的日子,刚从宫中逃出转眼又要进入另一个皇宫,这最后的自由时光子沫只想好好把握。

子沫收回放在餐桌上的目光向门外走去。

“苏伊小姐留步,这是去哪儿。”龙昊接收到南宫赫的目光立马慌张地站起来寻问。

这话问的在子沫的意料之中,她回道:“出去置办些东西,不会很久。”

“我随你一同去。”南宫赫听罢撂下筷子,提剑起身向外走去。

子沫本也没报什么希望,只是没想到这王爷竟然提出亲自跟随,心想自己这是有多大的本事,连龙昊跟着都不放心还得亲自效劳。

见子沫站在原地不动,南宫赫反问:“怎么?不去了?不去了那就回屋待着,可别又偷偷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