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还沉浸在回忆中时,被一个忠厚的男声打断了思绪。

“这位小姐打扰了,我家王爷请你上楼一见。”

子沫缓过神道:“我?”微扬起的嘴角掩盖不住内心的惊讶。

“正是小姐你。”

子沫冷淡的说道:“想必是你家王爷弄错了,小女子并不会武功对东云阁也是望而却步的,王爷怎会请一名再平凡不过的女子上楼呢?”

“小姐,我也是听从王爷的命令,小姐既然心中有疑惑何不亲自上去问问我家王爷?”侍卫在一旁抱拳行礼执意要请子沫上楼。

子沫起身欲走却被侍卫伸手拦下。“小姐可别为难属下,不然只好对小姐无礼了。”

话语刚落地,一群身着铠甲手持刀剑的侍卫便将她团团围住,子沫见状明白已无退路便只好答应上楼。

“王爷怎么会请她?她除了一张脸好看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她比得过我吗?”一旁的女子鄙夷道。

“就是!看着也不过如此,她是做饭好吃还是伺候人的功夫好?”另一女子轻声附和着。

子沫看了她一眼,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庸俗的人身上。在护拥下转身上楼。

门被缓缓推开,侍卫退向一旁恭敬地说道:“小姐请。”

子沫小步走进阁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屏风,檀香透过屏风从里间悠悠飘进鼻间,屋内的装饰尽显主人高贵的身份。

透过屏风,子沫隐约看到男子瘦削的背影,他一手把玩着折扇一手执着白瓷杯。

子沫见男子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便轻咳了一声。

南宫赫抿了抿唇:“姑娘远道而来,一路舟车劳顿,想来苍都的景象没有让你失望吧。”

子沫对其清楚自己不是苍都人并没有感到奇怪,不管是衣着还是言行举止都可透露出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南女子。

可他又是怎么知道她是刚来苍都的?子沫定了定神道:“苍都物产丰饶,百姓和乐安居,与江南的小桥流水大不相同。”

“北方巍峨的雪山真是让小女子一饱眼福呢,苍都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姑娘好眼光,那可愿意长久留在这里吗?”

子沫知晓这话中的意思,开口回道:“小女子不过是出门游玩,这个地方待久了自然是要去别的地方看看。”

“那这‘待久了’是指何时呢?”

子沫莞尔一笑道:“腻了的时候。”

南宫赫轻摇折扇并未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苏伊。”苏伊乃子沫的封号,景周国百姓皆称她为“苏伊公主”。

“真是个好名字,苏伊姑娘本王向来是心直口快之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本王请你上来是想将你带进东云阁,成为本王唯一的女弟子。”南宫赫愉悦的声音传进子沫的耳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