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娘真是该死啊…”

斐苒初两眼通红的回抱住她,“娘亲,你放心,这些苦女儿通通都会讨回来,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

斐志浦没料到这事斐苒初也知道,面上满是尴尬,他移开眸子语气严厉。

“即便如此,你也不应当这般对待你妹妹,当年的事是父亲一手所为,与她无关。”

“斐志浦,你真是让我贱看”夏止萱嫌弃的看了眼他,“我夏家当年真是看走了眼,既然你为了她可以放弃我们的女儿,那我们夫妻情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斐苒初有些惊讶的看向夏止萱,在这个尚且封建的年代敢说出这种话,原主的母亲果然够独立自主。

一旁的斐季清两眼一亮,这么说她娘将来有希望是相府的女主人了?

老太君嗫嚅两声,刚想开口,夏止萱又道。

“只是昔日我父亲借与你万两黄金,你曾立誓归还,公堂簿上尚有字据,你记得归还。”

夏止萱说完,不再留恋的看他一眼,带着斐苒初向外走去。

斐志浦由惊喜万分变成面如死灰,万两黄金,他如何还的透,斐季清却没想那么多,眉梢都是压不住的喜意。

“祖母,你听见了吗…只要她们一走…我和娘就是正室了…”

老太君尬笑着点点头,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斐志浦拍了拍她的背,“清儿,爹和她和离不了。”

斐季清睁大眼,“父亲,您不是说您最爱我娘吗?难道这一切都是骗我的吗?”

“自然不是,只是这万两黄金,为父确实拿不出手啊。”

斐季清死死的咬住下唇,就因为她是庶女,当年入宫的时候斐苒初做了皇后,她却只能做一个妃子。

斐志浦心疼的看着她,“清儿放心,父亲一定会找到妥善的方法。”

夏止萱是个很好的母亲,原主入宫三年,闺房却保存的和原来一样,没有半点灰尘。

夏止萱擦着眼泪,满是心疼,“娘的初儿受苦了,娘真是瞎了眼…”

斐苒初悉心安抚她,“娘不用担心,他们现在再也欺负不了我们了,父亲既然如此薄情寡义,我们也无需再客气了,只是娘亲是否真心想和离?”

夫妻十余年,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只是一想到这么多年受过的苦,那份悸动就被冲的一干二净。

“和离吧,让他们一家人互相折磨。”

斐苒初暗下决心一定帮她脱离苦海。

另一头,杜敏歌知道这个消息时,心里也是大起大落。

“娘盼了十多年才盼到今天,没想到她夏止萱还留了一手。”

斐季清气急,“娘,那我们怎么办啊,父亲为了那万两黄金肯定不会轻易和离的,眼下斐苒初在宫里更是迷了陛下的眼,女儿怎么争得过她。”

杜敏歌捏紧手中的帕子,男人都喜欢温柔体贴的人,她伏低做小十余年也只能是个妾,如何甘心。

“那就不要和离了。”

“娘…”斐季清不赞同的起身,杜敏歌眼神示意她坐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