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月,你可有听到什么声音?”

“回娘娘,属下听到了,是从那边传来的。”暗月回答,说着,还指着不远处的房子。

斐苒初一看,这不是自己原来住的冷宫吗?当初她还是和夏常在换了住处才能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出来的。

“难不成这声音就是夏常在?”

斐苒初好奇了,然后拉着暗月往冷宫的门口走过去。

还没有走进去,就闻到了里面有东西腐烂的味道,门是由铁链子缠绕起来的,用力推开的话可以看到里面。

透过一个一圈宽的门缝,她看到了里面的场景,是自己非常熟悉的那个地方。

突然,门缝中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张人脸。

“啊!”斐苒初本来不是胆小之人,只是那张人脸看起来太脏了,还隐隐约约有血迹,再加上出来的突然,她这才被吓了一跳。

“娘娘!”暗月直接冲上前来护住了斐苒初。

斐苒初仔细的看了看门缝后面的那张人脸,怎么觉得有点熟悉呢?

“夏常在?”她尝试性的叫了一句。

“哈哈哈!本宫可是皇后!本宫可是皇后!哈哈哈哈呜呜呜呜……”

一听声音,斐苒初才确认,这个脏兮兮的女人真的是夏常在。

上次见她的时候还非常高傲的说她不配做人呢,怎么现在自己这人当的反而这么的憋屈呢?

她一会哭一会笑的,看起来像是疯了一样,努力的从门缝中伸出手似乎是想要触碰外面一样。

“放本宫出去,放本宫出去!!”

斐苒初叹了口气,带着暗月直接离开了。

当初自己在冷宫中也是这般吧,可怜至极,就连下人看着都嫌脏。

那又如何呢?还不是她咎由自取?

到了一处宫墙,暗月直接对着斐苒初伸出了手,但是没有说话。

“做什么?”

“得罪了娘娘。”

话落,暗月直接过来抱住了斐苒初的腰身,然后微微一顿,竟然直接飞升而起!

她先是接着树和墙壁只见的距离不断的跳着,跳到了树上,接着跳到了墙上,最后一跃而下。

几乎只是几个眨眼的瞬间,暗月已经抱着斐苒初落在了宫墙之外。

待到她站稳之后,暗月便放开了她往后退了一步,低头不语。

“这就出来了?”

斐苒初回头看着红色的宫墙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出了这道多少女子想出却出不了的墙,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早知如此,她早点出来玩不就好了?

等会!

斐苒初突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没有带钱!

“你回去一趟拿钱吧,本宫忘记带钱了。”

暗月没有动,只是沉默的扯下自己腰间的袋子在斐苒初的面前晃了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