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众人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之时,突然从侧堂跑过来了一个人。

“斐苒初,你今天定要给我个说法!”

定眼一瞧,这不就是斐季清吗?

只见她满脸泪痕,衣衫凌乱,左右捂着右手,右手上缠着白布,看着像是受伤了一样。

“呀!清儿你怎么了?”杜敏歌尖叫着跑到她身旁,紧张的查看着她的情况。

“呜呜呜,母亲,长姐实属过分,竟然命人将女儿的手指掰断!府上的郎中说女儿手要废了!”斐季清哭喊着说。

“什么?”杜敏歌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扭头看向斐苒初。

斐苒初也是一脸茫然,她想了一下,猛然扭头去看一只站在旁边沉默着的暗月。

接收到了她的质疑的眼神,暗月直接单膝跪下:“娘娘嫌吵,属下便将人赶走了,而且湘贵妃的手指头没断,属下只是暂时把手指头卸下来了而已。”

斐苒初:“……”

所以这位女侠就折断了她的手指?这未免也太过于……漂亮了吧!

她强忍着想要笑出来的冲动,装出了严肃的表情,对着斐季清说道:“明明是妹妹你想要冲进来想要对本宫不利,暗月护主心切误伤了你,接回去就是了。”

说着,她给了暗月一个眼神。

好在着暗月也是个看得懂眼色的,直接过去分开了哭哭啼啼的母女二人,动作粗鲁的解开了她手上的绷带,然后握着她的手指头。

“咔嚓!”

无比清脆的一声,伴随着她的鬼哭狼嚎闯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

接好了手指之后,暗月面无表情的重新退回了斐苒初的身后。

“清儿你如何了?”斐志浦紧张的走到斐季清的身边查看了一下之后,恶狠狠的对着斐苒初说。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抱成团的样子,斐苒初的眼中闪过一丝讽刺。

这个家,她迟早要带着母亲离开,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实属让她觉得恶心。

“大胆奴才,竟然伤害贵妃,来人呐!”斐志浦昨天晚上的怒火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发泄了,直接命令人想要将暗月绑起来。

大堂中瞬间乱成了一团。

此时,斐苒初站了出来,挡在了暗月的面前,大吼一声:“本宫看谁敢动陛下亲封的免死御前侍卫!”

一语出,在无人敢轻举妄动。

这个突然出现在丞相府的陌生侍女究竟是不是陛下亲封的免死侍卫他们当前也不知道,也没有人敢冒险。

最后,自然也没有人敢追究暗月的责任了。

坐上了回皇宫的马车,斐苒初看着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暗月。

她一身精装,脸上未施粉黛,长相在英俊和美丽只见摇摆,可以说,是那种小姑娘都喜欢的那种帅气的女人。

看了一会之后,那人好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她,便睁开了那幢锐利的眸子看着她。

“娘娘可是有何吩咐?”

斐苒初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犹豫着说。

“本宫今日说你是陛下亲封的免死侍卫这件事情本就是为了保护你才说的,你可莫要和陛下告状。”

“属下本就是陛下亲封的御前带刀侍卫,曾被赋予免死金牌,所以娘娘说的没错。”

斐苒初:“……”

行,可以,她今天又多了一个未卜先知的本领,还多了一个帅气的女侍卫,不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