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季清刹那间白了脸。

说真的,要说在后宫横行霸道,没人是她的对手,若可是牵扯到了赵御风,斐季清就害怕了。

因为她知道,陛下对于自己的宠爱,从来都不是至此一份,她太害怕失去了。

迫于压力,斐季清还是以一副吃了苍蝇一样的脸色对着轩辕梦行了礼。

“妹妹拜见皇贵妃姐姐。”

行完了礼之后,斐季清还是一脸高傲的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轩辕梦笑了一下,笑声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

“你这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行礼给谁看呢?”

“你……”

斐季清没想到她说话竟然这般的粗鲁,一时之间竟然也找不到可回她的话,只能憋红了脸,瞪着眼睛看她。

此时。

“噗嗤!”

一声轻笑从斐季清的身后传来,回过头一看,竟然是斐苒初?

这般丢人的样子竟然被她撞见了?

斐季清当时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反观斐苒初,笑得阳光灿烂的样子,仿佛不是去见两个讨厌她的人,而是去见好朋友一般。

“美人儿可真会说话啊!”

会说话就多说点!

这是斐苒初想对着轩辕梦喊出来的一句话。

她发现这个女的真的是太酷了,会吹笛子,长得好看,关键是性格酷。

本以为她只是单纯的讨厌自己,没想到她是讨厌所有人。

轩辕梦因为斐苒初的一句‘美人儿’竟然直接红了脸。

她瞪着斐苒初,低低的说了句:“登徒子!”

说罢,她竟然直接转身走了。

“别走啊!”看着她丝毫没有犹豫反而越走越快的背影,斐苒初只得无奈的喊了一句:“那咱们下次再约啊!”

现在只剩下了姐妹俩人,斐季清也懒得维持虚假的面具了,直接绷着脸看着她。

“哟,这不是失宠的废后吗?怎么还有闲情雅致来逛花园?”

她的话没有激怒斐苒初,反而是让她笑了。

“这不是赶着来气你吗?不然本宫定然呆在宫里看书喝茶,打发时光。”

要说嘴皮子功夫,有谁比得上她斐苒初啊?律师的嘴可是开过光的!

“你……”

斐季清又想起了刚刚轩辕梦侮辱自己的时候被她撞见的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越想越气,索性就直接动手!

她快速的伸出手,目标直接冲着斐苒初的脸。

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跑!这一巴掌定然是要甩到你的脸上方能解恨!

只是她动作快,也比不上斐苒初的反应能力快。

斐苒初微微侧脸,躲过了她的巴掌。

而斐季清因为惯性,身体不自觉的往前倾,斐苒初就是看准了这个机会,直接抓住了她的手指头。

“啊!手!贱人你……啊!”

此刻,斐苒初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里面握着的是她前几日脱臼的那根手指头。

由于还没有完全长好,所以动一下都会让她感受到钻心的疼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