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听到李公公的回答,赵御风扭头看了他一眼,李公公立刻跪在地上不起。

“陛下赎罪,奴才是按照妃位的份例送到华阳宫的,若是陛下您觉得不合适,奴才立刻去传令更改。”

赵御风站了起来,一旁的小太监立马为他递上了擦手的帕子。

“恩,改一下吧。”

“额……恕奴才愚钝,陛下觉得更改到什么位分的合适呢?”李公公实在是无法再次冒险了,就算是会被陛下骂两句不长脑子,也总比办错了是掉脑袋强。

现如今废后可是所有人都看着的,一举一动包括在宫中的地位都有可能会让前朝的那些大臣们发言。

扔下了帕子,赵御风朝门外走过去,丢下了一句:“按照皇后的。”

李公公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连忙低头跟了上去。

……

“本宫今日一定要和陛下说今日之事!”

斐季清怒气冲冲的坐在轿撵上,绿影在一旁挥舞着小团扇,而她的侧脸,有一边肿了起来,看起来像是挨了打。

没错,挨了打,这是常态。

往日里斐季清稍微心情不顺就会拿身边的宫女们撒气,今日的理由是——在她被废后欺辱的时候没有及时出来护住。

虽然她是被推翻在地上了,但是这些委屈她一个当下人的也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面咽。

快到御书房的时候,斐季清突然下令:“停下。”

绿影连忙加大了音量说:“都停下!”

从轿撵上下来之后,斐季清站在原地酝酿了一下感情。

仅仅几个扎眼的功夫,她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只不过不是满脸鼻涕泡和泪痕的那种,只是无声的掉着眼泪,看着还挺好看,旁人看去了只会觉得这个人哭的很委屈之余,还很好看。

“走,咱们走过去。”斐季清微微抬手,绿影连忙弯腰扶住了她的手。

“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吧!”绿影回头下令,其余的下人都停了下来,只有她和斐季清两人疾步朝着御书房走过去。

这边,赵御风刚出了殿门,就被迎面而来的斐季清给撞上了。

在来的途中,斐季清已经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好,眼圈红红的,微微红肿,但是脸上不见任何泪痕,就像是为了来见赵御风而刻意的忍住了眼泪一般。

“妾身参见陛下,陛下可是忙完了?”

说着,她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了赵御风一眼,又装作像是怕被他看穿什么的样子,连忙扭开了头。

赵御风自然是看到她的脸了,只是刻意的忽略了。

“忙完了,爱妃可是有事?”

见赵御风没有第一时间问她的眼睛,斐季清又抬起袖子,在自己没有任何眼泪的脸上虚虚的擦了一下,还吸了下鼻子,说道:

“哦!臣妾做了些陛下爱吃的饭菜,想着请陛下去妾身的百花宫尝一尝。”

赵御风看着她的动作,眼中闪过了一丝讽刺,最后隐藏在了平淡之下。

“往后这些事情交与奴才们在做便可,你一个贵妃做这些粗活,不妥。”

没有想到赵御风居然会这般不领情,斐季清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

“陛下说的是,妾身以后不做就是了,妾身宫里的那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