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赵御风的声音。

“皇后可是不欢迎朕过来吗?”

“就是每次陛下过来的时候,都会有太监提醒臣妾整理仪容,属实麻烦的紧。”

“那朕便把提醒之人打入辛者库可好?”

赵御风非常熟练的把斐苒初揽入怀中,对此,斐苒初虽然略微的抗拒,但是终究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为了臣妾如此大动干戈,有失风范啊。”斐苒初对赵御风回以假笑。

“为了皇后都是值得的。”赵御风同样假笑。

用膳的时候,斐苒初提起了暗月。

“暗月真的是你的御前侍卫吗?”

“是,和我身边的暗一是姐弟。”

“姐弟?看不出来啊,暗月竟然这么大了?都二十了吧?”斐苒初的惊讶脸不是装出来的。

她看暗月不过也才十七八的样子,赵御风身边的暗一应该都要二十了,怎么可能会是姐弟呢?

赵御风:“……”

暗月:“娘娘,属下十九。”

这下子,斐苒初不说话了,只是沉寂的吃饭。

看着她怀疑人生的小脑壳,赵御风不动声色的扬起了嘴角。

两个人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逐渐开始变得和谐了起来。

虽然还是不断地会有拌嘴,但是这对于赵御风来说是新奇的体验。

他贵为一国君王,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但他为何偏偏就对斐苒初如此的动心呢?

“陛下,见你近日似是有些乏累啊……”斐苒初突然提起了话题。

赵御风抬眸看了她一眼,“怎的,终于想要主动留朕在你这里过夜了吗?”

“非也,臣妾是相劝陛下,若是您繁忙,就不需每日往臣妾这里来了,臣妾担心累着陛下啊。”

瞧她皱着眉毛说的生生诚恳的模样,赵御风差点都要信了。

他冷笑了一句:“你是怕扰了你自己个的清净吧。”

斐苒初讪笑,一副‘你看破就不要说破’的表情。

看她贱兮兮的小模样,赵御风觉得自己本应该生气的,可是现如今却只想和她一起笑。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和她拌嘴,竟然也成了每日的娱乐活动了。

“皇后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朕会天天来的。”

斐苒初躺在贵妃椅上摸着自己的头发,阴阳怪气笑着。

“陛下如此‘独宠’臣妾一人,怕是其余的姐妹们要心生不忿了,陛下还是雨露均沾的好啊。”

“呵,前两日湘贵妃天天到朕的书房前哭闹说你掰断了她的手指,让朕给她做主。”

一提起这件事情,斐苒初瞬间警惕了起来,她慢慢的坐直,然后心虚的看着赵御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