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御风一方面觉得心里面不是个滋味,另外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的权威遭受到了挑衅。

就在这时,斐苒初突然敛去了脸上的笑意,而她的眼中,则是赵御风从未见过的认真。

“可是现在想来,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个废后在宫里活动自如,虽然没有位分,却也难得自在,仔细想想,好像臣妾也不亏什么,无非就是错付了一颗心罢了。”

说完之后,斐苒初就转身入了内室去安静了。

而赵御风则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的方向,眸光阴沉不定,最终,他一言不发的转身走掉了。

喜翠听着刚刚的那些对话,真是觉得后怕。

娘娘这些天是怎么了?胆子竟然这般大,这些话哪里是可以当着陛下的面说出来的?这不是给两个人之间找不痛快吗?

本来关系缓和了些,每日一起用膳,还能说笑几句不是很好吗?可是现如今娘娘这样一弄,陛下怕是又要很长时间不理会娘娘了。

喜翠走到了内室,看到了斐苒初正在看书。

“娘娘,您今日这般说陛下,陛下怕是会生气了,您就不怕他很长时间不来吗?”

“不怕。”斐苒初头也没抬的说道。

“那您还爱着陛下吗?”喜翠又问。

她从斐苒初进宫之后就一直伺候着她,娘娘为陛下做的所有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要说现在突变变得如此不在乎,她不大信。

斐苒初的瞳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恢复如常。

“现在……不爱了吧。”

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想必斐苒初本人应该也是爱不起了。

喜翠听罢叹了口气,伸出手去要过了斐苒初手中的书。

“你干什么?”斐苒初直接炸了毛,不知道是因为被喜翠问得烦了还是因为她抢过了书。

“娘娘,您的书反着呢,奴婢给您摆正!”

……

第二日,赵御风果然是没有朝斐苒初这里来。

第三日,他也没来,但是他身边的大太监倒是带着内务府的人来给斐苒初送东西。

往后的几日,阳华宫都没有见过陛下的影子,倒是有些闲言碎语飞进来了。

“你听说了吗?陛下这几日都在湘贵妃那边宿着呢!”

“本以为咱宫里这位快要重获盛宠了,怎么如今又变成这样了?”

“倒也不见得,那李公公前两日不是还带着内务府的人来送东西了吗?”

“昨天送到湘贵妃的百花宫的也不少啊!”

“唉……”

一旁的花架后,斐苒初正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水,而喜翠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撸袖子准备出去修理那两个扫地宫女。

“一天天的不知道干正事,就知道嚼舌头吗?”

喜翠的声音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他们立刻放下扫把原地跪下。

“娘娘赎罪啊!奴婢……奴婢……”

她们哪里想得到只是说了两句闲话,还正好被主子听到了?

斐苒初皱了眉,“吵。”

喜翠立马说:“都滚下去自己领罚,再吵到娘娘,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