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旁的人不说话,斐苒初却突然笑了起来,她猛然转头,迎上了赵御风的眼神:“陛下可是觉得臣妾诡计多端,入了冷宫当废后不亏?”

“非也,只是觉得皇后今日如此的睿智,朕刮目相看。”

斐苒初:“……”

她为什么觉得赵御风是在骂她?

“皇后可是在怨恨朕今日不替你发落杜氏?”赵御风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情。

斐苒初没有回答,只是把头扭了过去,继续看着菩萨像。

“今日之事可大可小,毕竟是家事,朕与丞相虽是君臣,却也是姻亲,逼的太紧实属不妥。”他说道。

赵御风不知道今日为何偏要和她解释这件事情,就好像是生怕她误会一样。

说完了之后,见斐苒初依旧没有说话,赵御风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待到香堂重新安静下来之后,喜翠才从一旁出来,而她手中捧着的,正是刚刚从厨房中偷偷带回来的凤冠。

“凤冠拿回来了,娘娘……今日陛下维护了您,以后您的日子,怕是不太平了。”喜翠想起从二夫人房中回来的时候二夫人看着娘娘背影时候的眼神就忍不住背后发怵。

简直太可怕了,就像是毒蛇一般的盯着,好似下一秒就会突然冲过来将她一口吞下似的。

“本宫何惧?不过是小把戏罢了,就算陛下不发落,本宫自然是有办法让她生不如死,敢对本宫母亲出手,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她是个将法律深刻的印在心中的人,现代法律虽然条令众多,可是无一不是维护弱势群体的。

从今往后,她一定要将母亲重新扶回正妻应有的位置!

“唉……奴婢伺候您歇下吧,明日还要早些回宫里呢!”

……

赵御风和暗一并肩立于屋顶,很显然他们都听到了方才斐苒初和喜翠的那番谈话。

“有趣。”赵御风笑了一下。

暗一没有说话。

“回去之后让暗月过来守着皇后。”

“是!”暗一回答道。

“走,回宫!”

两个黑色的影子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丞相府。

来无影,去也无踪。

翌日一大清早,斐苒初就被外面的声音给吵醒了,好像是有女人的叫声,还有哭声。

“是谁如此聒噪?”

斐苒初伸了个懒腰,眼睛都没有睁开的问。

“回娘娘,是湘贵妃,她已经在门外呆了半时辰了,只不过被暗月姑娘挡下了。”

“暗月?”

斐苒初睁开了睡眼,只是几瞬,眼中已经没有睡意了。

“回娘娘,暗月姑娘是五更的时候过来的,说是过来保护您的。”

看来是赵御风的命令了。

“可是要请湘贵妃进来?”喜翠小心翼翼的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