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缓了一会儿,阿喀什继续叮嘱道:“要记得给阿爹写信,阿爹在大漠等着你的来信呢。在这儿受了欺负也不要怕,整个大漠都会为你撑腰的。”

听到这儿,晚钰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直往下掉,她一把抱住阿喀什带着哭腔道:“阿爹,晚钰很会想你的,你也要经常想晚钰啊!”阿喀什虽然不舍女儿却还是要学会放下,他赶紧扒拉开了晚钰道:“你现在已经嫁为人妻,应当守规矩、懂礼数,不要再这个样子了。”阿喀什生怕一旁的王睦看笑话,赶紧把晚钰脸上的泪擦干了。

王睦礼貌的走远了一些,阿喀什轻声问道:“阿钰,郡王待你可好?”

晚钰擦了擦脸上的泪,道:“挺好的……他应该是个正人君子,阿爹你放心吧,我不会受人欺负的。”阿喀什一听晚钰这样说也就放心了一些,但他还是叮嘱道:“有什么事可千万要和阿爹说,别怕。”

晚钰破涕为笑,为了让阿喀什放心,她拍拍胸脯道:“阿爹放心!你不是说晚钰从小到大都是欺负人的份吗,谁敢欺负我呀!”

阿喀什见到他这样也笑了,宠溺的摸了摸晚钰的头道:“好阿钰,那阿爹就放心了……”

时辰已到,晚钰知道阿喀什要走了,她低着头比刚才愈发的沉闷了。王睦走到晚钰身旁,轻拍着她的肩膀似是在安慰她,两人站立着看着阿喀什远去的背影……

阿喀什走后,大殿中就剩下晚钰和王睦,在离别面前晚钰还是忍不住不停的流眼泪。没想到这次出了大漠就再也回不去了,那自由的大漠啊,那茫茫的戈壁啊,终究是没有好好的告别……

她不曾想到这一来就再也回不去了,她的心随着那消失的大漠也如死一般沉寂了。

王睦走到蹲着的晚钰身旁道:“去里头走走吧,想必世子等着你呢。”

晚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晃悠着站起身,跟在王睦的身后向后宫走去。

一路上,晚钰都在整理自己的衣裳,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眼泪,要是让慎哥哥和苏伊姐姐看到了指不定要怎么想。

走了一会儿便到了金风殿,一进门就发现南宫慎也在殿中。晚钰看了前面的王睦一眼,见他示意自己过去,她连忙小跑到南宫慎和子沫身边。子沫看到晚钰连忙拉着她坐了下来,近距离看了一眼才发觉晚钰的眼睛红红的,想来是因为阿喀什的离开造成的。

子沫柔声道:“我们的小公主来了,怎么舍不得你的阿爹,偷偷哭了?”晚钰一听心里的难过又一次涌了上来,子沫一看不免有些心慌,轻轻拍着她的背道:“别哭鼻子,大家都看着呢,哭了可就不漂亮了。”

晚钰一听吸了吸鼻子,用袖子胡乱擦了一下脸,子沫向王睦的方向看去,只见他背着手立在亭间,双眼看向远方畅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子沫轻声问道:“晚钰,你觉得这和郡王如何?”

晚钰看了王睦一眼歪着脑袋想了想道:“还不错吧,不过他不喜武,喜文。现在看来对我还是算得上温柔的,只是不知道日后会怎么样。”子沫点了点头,那王睦一看就有书生气质,王家世代为将,出了这样一个喜文之人想必地位也不高,这应该就是之前从未听说过他的原因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