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若是真这样,我们此次可以收网了。”

赵御风搁下笔微微沉思,“此事再议,这次无论如何先确保斐苒初的安全。”

“是。”

斐季清请命来的很快,斐苒初看着相府派来迎接的嬷嬷冷笑一声,该来的迟早都要来的。

丞相府人不多,老太君活了快八十岁,身子却依旧硬朗,听闻斐季清回来面上满是喜色,看见斐苒初却恨不得把脸黑透了。

“祖母,清儿跟姐姐一起回来看你了。”

老太君笑着拍拍她的手,“祖母知道你孝顺,不像其他人,从来都不知道尊师重道,孝敬家人。”

斐苒初低着头一言不发,老太君看她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她和斐志浦可都是靠原主的娘才有今天这个地位,吃水就抛挖井人一向都是他们的作风。

“清儿无用,时常惦念祖母,有时候去姐姐那坐坐,看姐姐丝毫不挂念的样子,总觉得自己没有长大。”

老太君听言,脸色更加难看,用力挥着柱杖似想将她打出。

“出去,你个没良心的混账东西!志浦真是看走了眼,娶了你娘,生下你这么个畜生!”

斐苒初一把夺下她的柱杖,老太君显些跌倒,斐季清装作没站好的样子,就要撞着老太君向地上倒去。

斐苒初将拐杖横在她的腰间,将她用力拍回凳子上,斐季清捂着腰痛叫出声,老太君急得直拍桌子。

“反了天了!你这个孽障!真是反了天了!”

“祖母。”斐苒初用柱杖敲着桌面,“再怎么说我如今还是凤启的皇后娘娘,祖母这孽障骂的究竟是谁?”

老太君一口气堵在心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祖母现在一定后悔当初让我娘进门了吧?”

老太君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真是志浦当年年少不知事。”

“年少不知事?”斐苒初面色冷下去,“祖母莫不是忘了,当年是父亲在夏家门外跪求着我娘嫁给他,若不是夏家扶持,供他念书考取功名,又一路为他护持,如今的丞相之位岂是他一个区区乡野秀才能胜任的?”

“如今夏家不复当初,祖母果然大义,一下子便把往日一笔勾销了。”

老太君捂着胸口,像是气急,“那也是当初,是我儿本就有实力,你夏家不过是攀龙附凤之辈,你们母女二人更是没有良心!”

“没有良心?”斐苒初一脚踹向旁边的凳子,“当年你身染恶疾,是我娘日夜不分的照顾你,从小到大,我每日都在香火前为你磕头祈福,天下人谁都可以说她们,只有你们没这个资格。”

老太君愣在原地,斐季清余光瞥见人影,连忙站起来。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般对待祖母,没看见祖母都被你气住了吗?”

“这是你的祖母,可不是我的,我的祖母当年染了那场恶疾就该死了。”

“你这个不孝女!”一旁赶来的斐志浦听见这句话,两眼一翻,显些晕死过去,他扬起巴掌就扇来。

斐苒初一把抓过旁边的小白花斐季清,斐志浦的巴掌收不住一下扇在她脸上,留下深深的五指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