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刻后,顺公公寻来杏仁糕的盘子,“陛下…确有板栗残渣不假…”

“你们这两个刁奴还有什么话说?”

明月已经泣不成声,榴欢跪在地上面如死灰。

“顺子,把他们带下去,严刑拷打,把幕后的人招出来。”

顺公公立马叫人将人压下。

赵御风看向斐苒初,“朕依稀记得爱妃不善言辞,没想到今日也是如此巧言善辩。”

斐苒初日常一怼,“人被逼到绝境总是会有办法的,陛下若是有点脑子,也不需要我多费口舌了。”

赵御风,“……”

外间的事刚平,里面又突然忙碌起来。

方才的老者推门而出,“陛下,不好了,崔妃娘娘开始吐血了。”

斐苒初推门而入,纱帐后的女子看不清面容,她大步向前,抓了条毛巾拧成细条状就往崔妃嘴里塞。

“陛下…”,顺公公讶异的上前,被赵御风拦下。

异物入口腔抵着食管,崔雪呕吐的情绪一下子就冲了上来,污垢弄得满身都是,斐苒初丝毫不在意的轻拍着她的背,吩咐着身旁的人。

“去取些加了盐的水来,准备大量面食揉成团,烧焦送过来。”

周围的人不知如何是好,赵御风冷声命令道,“都按皇后娘娘说的做。”

崔雪吐的厉害,斐苒初身上狼狈不堪,赵御风抿抿唇,拿起一旁的帕子准备递给她。

斐苒初一把挥开他的手,“陛下,你离我远点,你太臭了。”

赵御风黑着脸将帕子砸在她的身上,将一旁的窗户打开。

盐水等东西很快送上,斐苒初将它一杯杯喂入她的口中,崔雪吐了许久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吐出来,斐苒初把烧焦的面包让崔雪服下再催吐,片刻后她的面色慢慢好转。

一旁的御医纷纷上去,崔妃食管小,他们也有催吐但效果甚微,没想到皇后娘娘行事偏颇,效果却显着。

御医们开始诊脉开药,斐苒初让开地方,这才注意到自己满身的污秽,喜翠连忙拿出衣服让她换上。

斐苒初出来时,崔妃面色已经大好,呼吸渐渐平稳。

赵御风上前,“刚刚那两丫头自杀了。”

明月和榴欢根本没来得及进行审问,在被押过去的途中就撞墙自杀了。

有人能在后宫这般大肆的动手脚,他果然太过容忍了。

斐苒初嗤笑一声,“陛下是不是觉得自己昏庸无比,天真可欺?连这么小的后宫都会被人掌握在手中算计。”

赵御风一把掐住她的喉咙,声音冷冽,“斐苒初,你是当朕真的不会杀了你吗?”

钳制住的力气有些大,她的呼吸渐渐有些困难,面上却仍旧挂着嘲讽的笑意。

“伴君如伴虎,要杀要剐依然是你一句话的事,我只是替死在奴才脚下的单纯女子感到可惜。”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刺痛人心,赵御风如火烧般放开她,大步向外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