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御风正欲入内,看了眼斐苒初示意她跟上,突然有一绿衫宫女跪伏而出。

“奴婢榴欢,是崔妃娘娘的贴身宫女,求陛下为娘娘做主,莫让娘娘不明不白的蒙此大难。”

赵御风示意她抬起头,“此话何意?”

榴欢抬起头,看着斐苒初,眸中满是怨恨,“奴婢人微言轻,不敢随意指责,但是娘娘对奴婢有救命之恩,奴婢拼死也要说出真相,今日一早,娘娘想喝莲子羹,奴婢前去熬制。”

“熬到一半时,浣衣坊的人前来送衣物,奴婢走开一段,就看见阳华宫的宫女入了熬制处,说是为皇后娘娘熬汤,奴婢没有起疑,回去熬好后服侍娘娘喝下,谁料发生如此状况。”

“娘娘性子仁厚,奴婢更是一心效忠,断不会做出害主之事,唯有皇后娘娘派去的宫女可以接触到膳食,皇后娘娘为何如此狠心,要害我家娘娘。”

跪着的小宫女字字珠玑,铿锵有力,前世主攻法律的斐苒初都忍不住替她鼓掌叫好,这一话话说的,倒是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赵御风偏过头,他一向怀疑斐苒初,所以一直派人暗中观察,此事与她有没有关系他自然清楚,可眼下来了兴致,板着脸问道。

“皇后,这是怎么回事?”

斐苒初看向榴欢,“宫中小丫头那般多,你如何认得那是我阳华宫的宫女?”

榴欢握紧双拳,愤恨道,“宫中各宫的宫女裙角绣字皆不同,浣衣坊拿衣服来时,奴婢碰巧仔细瞧了一眼,阳华宫下方绣了个华字,而那宫女衣衫上正是华字,且她熬制好后就向阳华宫而去,娘娘又何必费舌再婉言推脱。”

“巧了,本宫今日还真没喝过汤水,本宫也想瞧瞧我阳华宫是否真有欺主之人,陛下,恳请陛下让阳华宫所有宫女前来,让这小丫头指认一下。”

赵御风点点头,顺公公下去传令,片刻后,阳华宫的宫女围了小小一圈,榴欢抓紧衣摆,额头有细汗冒出。

斐苒初让喜翠把每个人的衣角都露了出来,“你看到的是这个华字是吧,本宫所有的宫女都在这了,你既然连衣角随意一撇都能记住,想来将那宫女模样身形记个大概是无差的,你现在把人指出来。”

榴欢撑起身子,在人群中转了一圈,指向中后排的一人,那人被指出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开始哭喊。

“陛下,奴婢不是有意的,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指使的啊,奴婢也不想的,求陛下饶了奴婢吧。”

赵御风微微沉下脸,这帮刁奴竟然这般媚主,这背后谋局的究竟是谁?

斐苒初早就料到这么一出,她走到那小宫女面前,“你说是本宫指使你的,那本宫是何时何地让你做什么事的?”

明月颤着身子抬起头,“是娘娘前日让奴婢去做的,因为崔妃娘娘的花开的比娘娘园中的好,娘娘心生不满,让奴婢将板栗与pi霜夹杂放入崔妃娘娘的膳食中。”

榴欢微微放松身体,“求陛下为娘娘做主啊。”

斐苒初抽抽嘴角,花开的比她的好,她就要杀人?编理由都不知道编的像样一点,有点脑子都不会信好吧?她回头看向赵御风。

赵御风面色严肃,“皇后,你简直无理取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