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苒初见他不说话,还以为自己发现了他的大秘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女人固然好,但是若是为此丢了命就不值了。”

赵御风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反向甩出,斐苒初借着他的力道,在空中翻转几下落在地上。

“啧啧,小白脸你倒是好身手,难怪能入得皇宫,只是随意扭人胳膊,这可不太道德。”

斐苒初猛的逼近,一拳打在他的腹间,赵御风伸手格挡,脚下却被人猛的拌住,他快速的将人朝地面摁去,斐苒初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两人坠倒在草丛中。

赵御风压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将她面容看清。

“斐苒初,你好大的胆子。”

记忆里的声音开始重叠起来,斐苒初揉着红肿的手腕,神色微顿,这…莫非是那个皇帝渣男?

“陛下,你无事吧?”

有女子娇俏的惊呼声传来,夏常在小跑过来,赵御风起身站在一旁,夏常在远远的便看清两人的姿势,心下暗恨又是哪个不要脸的宫女勾引陛下。

赵御风冷声道,“滚!”

斐苒初快速起身巴不得马上离开,一把长剑横在她与树干之间,她停下脚步。

“意欲行刺,丞相倒是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啊。”

夏常在这才注意到一旁的是斐苒初,见此情景连忙上前,“陛下小心,姐姐前几日怕是被妖邪近身,为人处事可怕的紧。”

斐苒初轻轻敲击了一把长剑,偏过头,语带讥讽,“哦?本宫处事怎么令人可怕生畏了?”

月色下,剑柄反射出她精致的五官,眉目如画,唇若带血,冷清却又妖媚,夏常在暗恨,这废物居然还吸引陛下。

“陛下有所不知,姐姐前几日毁了冷宫所有宫女的脸,闹得整个宫里人人处事恐慌至极,湘贵妃姐姐前去讨个公道,却被姐姐打成重伤,至今卧床不起,姐姐根本就是蛇蝎心肠。”

赵御风闻言,长眉微拧,记忆里的斐苒初性格懦弱,善良可欺,难道之前都是假的?

斐苒初冷笑一声,“夏常在这是在为冷宫那些人打抱不平吗?”

夏常在挺直胸膛回视道,“生而为人,众生皆平等,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何其残忍去折磨那些人,就不能大度的退让几分吗,你简直不配做人!”

斐苒初被她逗乐了,看向一旁一言未发的赵御风,“陛下,这位妹妹既然如此体恤下人,何不让她与他们同席而食,同床而卧,反正众人生而不等,相信妹妹也不会拒绝的。”

夏常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下子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开口,赵御风细细的打量着斐苒初,对方丝毫不畏惧的回视,坦坦荡荡,眸中没有丝毫心虚。

“陛下,妾身不是…”

“方才那些话有道理,日后你们就交换住所好了。”

夏常在面如死灰,连忙跪下开口“陛下,姐姐,妾身…”

赵御风毫不留情的扯开衣袖,“滚。”

夏常在这才猛然意识到一开始这句话就是对她说的,陛下早就看她不耐烦了,她不敢再多言,愤恨的瞪了一眼斐苒初,连忙转身离开。

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林内杀气与寂静一同漫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