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嬷嬷见敲了许久都没人应声,得了许可,直接带着几人开始撞门,撞门声越来越大,斐苒初慢悠悠的上前,在外面的人要撞进来的时候猛的把门拉开,闪在一旁。

杨嬷嬷几人躲闪不及,顿时跌倒在地,一个接一个的扑倒在冷宫门口,斐季清瞧着斐苒初绝好的容貌,眸中闪过嫉妒。

“一段时间未见,姐姐到真是让本宫刮目相看。”

斐苒初听言,打量着身前的人,斐季清,她的庶妹,当今备受宠爱的湘贵妃,端的一副清高模样,背地里不知害死过多少人。

“士别三日亦不同,倒是妹妹还是如往常般毫无教养。”

周围的奴才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废后果然是魔怔了,连湘贵妃都敢得罪。

斐季清微微握拳,让人将翠儿推了上来,“陛下早将后宫交于本宫打理,妾身虽不才,但也知道天下众人生生平等,姐姐犯了错,在冷宫本就应虚心接受处罚,而如今却仗势欺人,这般折辱忠心耿耿的丫鬟,未免太让人寒心,以失陛下仁厚圣德。”

翠儿被推搡着上前,暴露在空气中的脸和着血珠和水泡,狰狞可怕,一张脸已经全部毁了。

身后的宫女配合着踹了一脚,翠儿连忙大哭道,“请湘贵妃娘娘做主啊,奴婢在冷宫一心侍奉娘娘,却落得如此下场,求娘娘替奴婢申冤。”

人多时最是意难平,周围的人怒气在慢慢积累,斐苒初都可以预见到此事过后,她在冷宫中百人欺凌的生活。

她上前一步挑起翠儿的下巴,翠儿颤着身子瑟瑟发抖,“你这脸当真是被本宫毁的?”

斐季清神色微变,“姐姐如今是还想屈打成招,扭曲事实吗?冷宫中多少人受过你的打骂,昔日本宫惦记你从前的温顺,只好私下替你安抚下人,如今你变本加厉,本宫只好先行教导了。”

斐苒初充耳不闻,用荆条鞭头在翠儿身上来回滑动,语气冰冷,“本宫这人一向赏罚分明,若是真心恨透一人,自然不会草草毁了脸了事,要说就活生生拔了这皮,剔了这骨,扔进枯井里一了百了,你说呢?”

她最后几字似在翠儿耳边轻轻呢喃,翠儿身子一颤,被吓得六神无主,不停的跪地求饶。

“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是湘贵妃毁了奴婢的脸,让奴婢来指认娘娘的,求娘娘放过奴婢吧…”

跟来的小宫女离远些的开始低头耳语,斐季清握紧双手,“姐姐实在太过心思歹毒,来啊,给本宫掌嘴。”

杨嬷嬷方才吃了亏,现在卯足力气,抡起膀子就要过来,斐苒初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在空中翻滚一圈摔在地上。

其他的粗使嬷嬷见状纷纷上前,斐苒初抓起鞭子,毫不留情的抽过去,鞭子这几日被她进行了改良,一颗颗细小的倒刺扎进肉里,让人痛不欲生。

几人顿时惨叫起来,斐季清如同被人打在脸面上一般,她身躯微僵,一改温柔可怜的形象,恨不得自己冲上去。

“姐姐这是要在宫里大开杀戒,意图不轨吗?”

斐苒初嗤笑一声,甩着鞭子慢慢逼近,“湘贵妃这话说的可真是高超,昔日你曾说你我姐妹连心,本宫若是图谋不轨,你在陛下身边岂不也是居心叵测。”

斐季清大喝一声,“放肆!”

斐苒初直接上手,一掌拍歪她的脸,淡淡血迹从唇角流下,斐季清不可置信的睁大眼,这个傻子敢打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