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赫的话打断了子沫的思绪,“既然你身子好些了,明日卯时为师带你去一处地方。”

子沫愤愤的小声说道:“身子刚好一些就要压榨我!没人性!”

南宫赫自然是听到了子沫的嘟囔,无奈摇了摇头便随她说去,人被误解习惯了总是不想过多的解释什么。

次日一早,天又下起了大雪,在苍都放佛总有看不完的雪。

子沫换上白袍撑着纸伞便跟随南宫赫出了金风殿。她虽心中好奇要去哪儿却还是忍住了问的冲动。

一路无话,不一会儿便到了一处森严的铁门外,门前立着两座高大的狮子石像,每座石象旁站着一排身着铠甲的士兵。两排士兵见到南宫赫到来,数数跪下行礼:“见过公子。”

子沫抬头,匾上“东云阁”二字豁然印入眼中。

子沫心头大惑,东云阁乃北漠**事训练要地,一般人是进不去的,里面的人整日在里头进行严格的训练没有得到命令也是无法出来的。而且东云阁中藏有一国的军事机密,是整个皇宫的命脉也是守卫最森严的地方。

南宫赫带着子沫在两排士兵的行礼下走了进去,子沫被里头的景象震惊了。放眼放去,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训练场,数千人竟然如此冷的天赤膊在这片场地上挥汗如雨,棍打在肉身上不喊疼,剑刺过来不能闪躲,赤身肉搏必有一方倒地不起才肯结束,这些人脸上、身上都是伤疤,甚至满口鲜血也不能懈怠……这样的训练方式要意志多坚定的人才能坚持。

南宫赫仿佛看穿了子沫心中所想,他开口道:“这些人这么拼命并不是为了北漠,而是为了他们自己。在这里不为自己活着就等于送命,不拼命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是听闻过东云阁的严格的,但是她不曾知道原来这里也是极其残酷的,这些士兵也是有父有母之人,每天都要忍受着身体与精神的双层痛苦,想来他们的父母也很是心疼。但子沫并不过多怜悯他们,进入东云阁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有些事情一旦做出了选择就没有退路了!

他们生来就不高贵,想要出人头地就要并常人付出百倍的艰辛。

子沫正在出神之际一提剑束发男子向南宫赫走来,作揖道:“臣见过南宫赫公子。”

南宫赫示意他起身,转身向子沫介绍道:“这是程屹,陛下亲封的文郡王,也是东云阁的头领之一。”

程屹此人可是不把子沫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一女子进入东云阁就是个笑话更何况今后还要让她成为东云阁首领之一,她到底有何本事?

子沫初见这文郡王就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但这敌意从何而来子沫不得而知,出于礼貌与气度,子沫作揖介绍道:“小女子苏伊,还请文郡王今后多多指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