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众人又是一惊!短短半个时辰这“惊吓”未免也太多了,别人或许不知道皇上的用意可子沫心里可是一清二楚的。她是南宫赫的徒弟,整日跟在南宫赫身边自然是知道他存了什么心思,将权力从师傅手上夺下然后交到徒弟手上,两人之间必定会产生嫌隙,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削弱南宫赫的势力还能看清楚子沫的立场。

好一狡猾的皇帝。

子沫领下此职责,“臣女谢过皇上。”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宴会继续。但众人都是各怀心思,子沫有些彷徨不安,这份不安大多来自南宫赫的态度;苏芸将错全堆在了自己身上,整场宴会她都陷在深深的自责当中;温沛只是想为难一下南宫赫没想到促成了如此大事她心中大快;而程屹也是在忐忑中度过了一整个午后……

至于南宫赫,连子沫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阴冷紧绷的脸色泄露了他的不爽。

整个宴会子沫还接受着南宫慎时不时投来的目光,整场宴会她简直坐如针毡。

好不容易结束了,南宫赫一甩袖向金风殿走去,苏芸吃力的在后面小跑跟上。子沫本想着赶紧回金风殿没想到被程屹叫住了。

“苏伊姑娘!我们之后就是搭档了,还是请你多多指教。”子沫看着他傻愣愣的模样一扫心中的不快,道:“你在东云阁的时间比我久的多,还是请你多多指教我吧!”

程屹傻笑着应道,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对了,苏伊姑娘,代我向王爷表达歉意,这次抢了他东云阁统领的位置……希望他……希望他不要和我计较。当然他要这个位置我随时让给他,毕竟他比我有才能多了……嘿嘿。”

子沫知道程屹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只怕南宫赫真的要对付他,那简直轻而易举,想必他根本不知道皇上今日的举动真正目的是什么。子沫对他说道:“你不必觉得抱歉,你要是觉得抱歉岂不是有违皇意?好好做便是,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程屹刚想着道谢,南宫慎就走了过来。子沫望着他苦笑了一下,程屹见来人是南宫慎有些微微吃惊,道:“臣见过世子。”

“文郡王不必多礼,本世子找苏伊姑娘说一些话。”

程屹一听连忙乖巧的退下。

子沫看着他道:“找我何事?”

南宫慎见她凶凶的模样打趣道:“怎么?没事情就不可以找你了?现在是东云阁的副统领了,本世子都没资格耽误你时间了。”

子沫现在哪还顾得上他的调侃,心里想的都是芸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南宫赫有没有冲她发火……子沫撇了撇嘴无奈笑道:“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你,我还是不敢违抗的,边走边说吧。”

两人又像以往一起并肩走在回金风殿的路上。

“你……”

“你……”

没想到两人竟同时开口,子沫沉默不语,南宫慎很有默契的继续说道:“你是知道父皇的用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