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胜丢完花瓶后立马就后悔了,颓然的倒在了地上,他现在才真的怨恨自己不够强大,不够受到父皇的喜爱。

他向来大大咧咧,对于外面那些说他傻,说他无用的话他一向是不放在心里,可如今看来自己的确是无能……

要是自己在朝堂上有所作为,得到父皇的赏识,想要娶平安岂不是比现在轻松许多?就算是有外面那些流言蜚语,靠着自己至高的地位也无人敢说什么,说到底就是自己软弱无用……

子沫示意南宫慎不要与南宫胜计较,她自然也是知道南宫胜只是一时冲动才这样做的,她推搡着南宫慎出门,走前还不忘对南宫胜说:“平安她很不好,如果可以你最好去看看她。”说完便和南宫慎出了内殿。

南宫慎连忙拉着子沫将她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才放心,子沫一甩手道:“唉!我真的没事啦,到时你刚刚对他说这样的话岂不是伤了你们兄弟间的感情?”

“南宫胜一直在我的庇佑下,他根本就不知道皇宫有多么险恶,这次的事情不给他一些刺激他是不会长大的。”

子沫同意道:“也是,不经历这些他永远都是个孩子,你也不能保护他一辈子啊……”

南宫慎与子沫一路闲聊,将子沫送回了金风殿。

子沫一进殿门不由的担心起平安,便想着再去看看她状态如何。

“去哪儿了?”南宫赫此时正好在亭中向龙昊交待着什么事,这时子沫才发现他站在那儿,许是心里担心着平安才没看到他的。

子沫走近了一点儿,回答道:“去外面透了透气,听芸姐姐说平安病了,所以现在想着去看看。”

南宫赫示意龙昊退下,走出亭子站到了子沫面前道:“明日午后在御花园有个家庭宴会,你随着我去,记得好好准备一下。”

子沫一头雾水,家庭宴会她去干吗?她不过就是南宫赫的徒弟罢了,他带着苏芸去才是正常的。像是看穿了子沫的小心思,南宫赫又开口补充道:“苏芸自然是要去的,至于你为何要去,是因为那日寿宴上皇兄很喜欢你才带你去的。”

子沫点头表明自己清楚了,“师傅,那我先走了,我得去看看平安怎么样了。”

南宫赫准许了,后又道:“替我向平安转达关心之意,告诉她这几日她好好歇着便是,等她身子好了再来侍奉我”

“好。”说完便急忙向平安的屋子走去,刚走到门前,子沫停下了脚步。她透过窗户向屋内望了望,看到平安一边发着呆一边轻轻抚摸着南宫胜送给她的平安结,见此子沫觉得不进去也罢,现在进去只会打扰到她,还是让她自己想清楚最为重要!

翌日午后,雨后初晴,好天气给宴会增添了一份色彩。

子沫着鹅黄色衣衫戴白玉梨花簪随南宫赫和苏芸赶往御花园赴宴。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他们到时,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三人行礼后入座。

子沫没想到程屹也会在这儿,此时的程屹恰好也看到了他,朝她笑着挥了挥手就当是打过招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