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厮行礼转身离去。

苏芸看此情景便也明白了几分,柔声道:“世子对苏伊真的用心了。”

子沫苦笑道:“就怕我自己还不明不白的,白费了他一片用心。”

苏芸拉起子沫的手道:“别被这宫中任何一样事物困住,随着自己的心一切都不会有错的,即使是错了吃了亏,你也落得个不悔。有些人不明不白的过一辈子也挺好的,不计较得失,不在乎名利。”

子沫听罢一番话,感觉到苏芸与自己想象中的不同,她虽是出生于书香门第但她身上有一股子“韧性”,子沫劝慰自己不必想太多,该来的总会来的,担心又有何用?

接下来的几日,子沫东云阁金风殿两头跑,三点一线的日子使她平静无求。这几日金风殿一改往日的热闹变得倒是冷清了许多,南宫慎被皇上派到安阳城执行秘密任务了,此次南宫胜也跟着一同去了。子沫与苏芸相处的及其融洽,两人皆是淡然之人,都喜欢与彼此相处。

一日午膳过后,苏芸邀请子沫同自己一起上街挑选些布料做衣裳,子沫被“关”在宫中数月,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宫,还不用被南宫赫跟着,便连忙答应了苏芸的邀请。

带上妙凝与平安,四人就来到了宫外。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子沫刚来苍都的那日情景还历历在目。街上的人依旧来来往往,只是与往日不同的是都裹上了厚厚的棉衣,小贩们的菜都被打上了一层薄薄的霜,卖包子的人依旧在街边吆喝着,热气腾腾的蒸汽让子沫真正感觉到了烟火气息。

见苏芸这样子沫不好多说什么,子沫在心中隐隐感觉到南宫赫对苏芸是没有感觉的,冷淡的眼神、疏离的语气、不在乎的态度……这种种的一切子沫这几日都看在眼里,她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她不准自己再多想也不允许自己在苏芸面前出口伤了她。

于是为转移注意力子沫偏头对苏芸说道:“芸姐姐你陪我去前边的药铺看看吧,我想买些药材。”

苏芸道:“好,我们得快些,天暗了回去不安全。”

说着四人加快了脚步向浅草堂走去。

走到药铺路口,子沫疑惑了。原来的浅草堂现在赫然变成了一家糕点铺,子沫心想着自己不可能走错的,从上面摔下来差点丢了小命的地方是八百辈子都不可能忘的!

子沫歪着头困惑道:“怎么就变成了糕点铺呢……”

苏芸听到了子沫的喃喃声问道:“怎么了苏伊,不是说要去药铺吗?”

子沫从疑惑中回过神来道:“哎呀,我才想起来那家药材铺离这里还隔了好几条街呢,可我们也不能白来呀!正好我也饿了我们买些糕点就回去吧。”子沫没有道明真实情况,心里大致明白了是谁干的“好事”,等有机会她要好好盘问一下龙昊。

苏芸宠溺道:“我看你是饿了,借个理由来买糕点。快进去选一些吧,今天都由我来付。”

“芸姐姐对我最好啦!”子沫开心的走进了糕点铺,买了整整五大盒糕点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