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一边品尝着糕点一边朝皇宫方向走去。远处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马蹄声,街上的行人都向两旁退去让出了一条路,马蹄卷起黄土逼得人们四处逃窜。

子沫和苏芸也用衣袖掩着面避到了路边的小摊前,在经过她们时,最前面骑马的人突然“吁”的一声,勒住了马蹄停住了,后面的数百士兵也随之停了下来。

“苏伊。”久违而熟悉的声音传入子沫的耳中,子沫不用看便知是南宫慎。南宫慎刚办完安阳的事赶了三天三夜的路风尘仆仆的回苍都,他满脸倦容却又不失帅气,身后跟着南宫胜和两队士兵。

南宫慎连夜赶回来就是想早些见到她,果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一进这苍都城便遇到了她。几日不见她清瘦了,本以为是自己太累加上长日的相思产生的幻觉,没想到真的是她!

南宫胜定睛一看平安也在不免欣喜若狂,一回来就能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子怎能不叫人兴奋呢,南宫胜赶忙朝平安招手道:“平安你快过来。”平安不敢不听南宫胜的命令,便踌躇着走了过去。怎料南宫胜一把抱起平安将她放到马背上,不等平安反应过来留下一句话扬鞭就跑,“苏小姐和你借一下平安,还请皇叔不必担心。”

南宫慎死死盯着子沫缓缓伸出手道:“上来,带你去一个地方。”

子沫假装怒道:“你们两兄弟都不管别人愿不愿意的吗?想带走就带走?”

南宫慎竟然鬼使神差的觉得生气的子沫有些可爱,轻笑着道:“你不上来我就一直等着,这军队长时间停留会给百姓造成很大的不便,你可自己看着办哦。”

他竟然拿百姓威胁她?子沫气不打一出来,看了一眼抱怨的百姓只好答应了南宫慎。南宫慎见计谋得逞不由得笑了,他一把抱住子沫将它小心安放在马背上,如此近的距离让子沫有些无所适从,身子也不由得热了起来。

南宫慎转头对一旁的苏芸和妙凝说道:“妙凝照顾好苏小姐,本世子会派几人护送你们回宫的。”

苏芸将这一切都落入眼中,笑道:“注意安全便好。”

马背上的颠簸令子沫头晕目眩,南宫慎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后,他一手拿着缰绳一手环着子沫的腰生怕她掉落下去。子沫的脸愈发的红,好在迎面吹来的冷风让她清醒了不少。

风从耳边掠过,子沫大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到了便知。”

子沫早就料到南宫慎不会告诉自己便也不再追问,她突然想起平安又出声问道:“那六皇子呢?他带平安去哪儿了。”

南宫慎大笑了一声道:“南宫胜是成年人了,他要带平安去哪儿我这个做哥哥的也无权过问,我只要管好你就可以了。”

子沫担心道:“南宫胜虽然成年了,但他心性还是同孩子一般,性子也鲁莽了一些……”

“看不出来你这么担忧,再说几句我可要把你嘴给堵上了。”南宫慎轻笑着。

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这是子沫第一次见他笑的那么开心,原来“冷面世子”笑起来竟也可以如此的好看。顾不得担心平安了,子沫心想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