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心中感慨万分,道:“我说过的,我希望我们都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你答应我的。”

“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因为是你要求的。”南宫慎温柔的声音在夜幕中泛起了星星点点的星光,柔软了子沫的心。

两人骑着马晃悠,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宫门外,禁卫军在夜色中看不清人脸,于是大喊道:“来者是何人?”

“南宫慎。”冰冷的声音因为夜晚放佛又降了几分。

禁卫军赶紧迎上前去,南宫慎将手中的令牌交与他看了一眼,他立马跪下道:“世子请进。”

“这位姑娘是?”

“我是金风殿玄幽王的弟子苏伊。”

“原来是苏伊姑娘!奴才刚才失礼了。”

两人共骑一匹马进了皇宫,南宫慎对于子沫的身份很是不爽,他不喜欢在她之前加上任何男人的标签,即使是自己的皇叔也不行。更或者说,是因为南宫赫,所以才不可以!南宫慎被这样的心情桎梏着很是难受,他逼迫着自己不要再想了。

宫门离金风殿还有一段距离,经过那晚子沫吹陶埙的城楼,她举得仿佛过了一世这样长久。“还记得这个地方吗?”子沫轻声问道。

“怎么会不记得,这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子沫低头轻笑:“听你那晚的箫声,我就知道你和我有一样的悲伤。”

回忆起那晚,南宫慎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勒着缰绳的手也紧了紧道:“那天……是我母妃的忌日……”

子沫知道那晚的他是敏感脆弱的,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宽慰他,她不想对他说一些“你的母妃在天之灵看到你这么优秀一定会很欣慰”或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许久了,不必这样闷闷不乐了”此类的话,无聊而又没有意义。

此时,天下起了小雨,继而有转大的趋势,南宫慎策马飞奔将子沫送回了金风殿,两人子沫一进殿门就看见苏芸撑着伞在着急的等待,看见子沫回来了她也就松了一口气赶忙上前道:“苏伊你可算回来了,王爷那儿我和他说你被世子叫了去他也就没有多问,平安她和你一起吗?她到现在还没回来。”

子沫脱口而出道:“什么?平安还没有没来?她并没有与我在一起,我不知道六皇子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苏芸面露慌张道:“这么晚了都没有回来,要是被别人看见了,一个女孩子家的……唉,就怕那些嘴碎的人,这要是被人在背后嘀咕……”说着长叹了一口气。

雨越来越大,寒风吹得子沫冷静了许多,她想了想对苏芸道:“这样芸姐姐,师傅那儿就交给你了,你先稳着他,我去六皇子那儿看一下他有没有回,你等我回来!”

看着急匆匆要走的子沫苏芸叫住了她:“苏伊你等一下,让落秋陪你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