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人在一阵叫喊声中猛地清醒过来,只见平安浑身湿透,面无血色的如同丢了魂魄一样摇摇晃晃着,眼见着身子歪歪斜斜的就要倒下,子沫连忙跑过去接住了往下倒的平安,轻声喊道:“平安!平安!你怎么了?醒醒!”

苏芸有些吓坏了,赶紧拍了拍平安冰冷的脸庞,见她还是毫无反应赶紧提议道:“赶紧把她弄进去泡个热水澡。”

三人合力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将平安弄进了屋内,她的身子已经僵透了,神志也早已昏迷不清,口中还一直叫着南宫胜的名字。

妙凝气急,道:“这六皇子到底对平安做了什么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变成这样了呢!还让平安大晚上的淋着雨回来,真的是太过分了!”

子沫道:“先别急着定罪,等平安醒来再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吧。”

苏芸附和道:“是呀,还是等平安醒来再说这件事好了,当务之急还是让她的身子赶紧暖和起来。”

三人好不容易将平安身上洗干净又给她盖了一层厚厚的被子,平安脸红红的看上去是有些发烧了。妙凝执意要留下照顾平安,子沫和苏芸在劝说下回到寝殿休息。

凌晨时分,昨日的一幕幕在子沫脑海中重现,与苏芸在一起的欢乐无忧、无缘无故被拆掉的药铺、失魂落魄的平安,还有……还有南宫慎的温柔与占有……越是想脑子就越是清醒,她劝诫自己不要再多想了,明日平安还需要人照顾。

天蒙蒙亮时,子沫才迷迷糊糊的睡去,梦中这一切依旧缠绕着她……

道别后,子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中午时分,子沫才挣扎着起身,头疼欲裂的感觉让她愈发的清醒。

忆起夜晚发生的事,她匆匆整理了一下便赶去了平安那儿。

一进门只见苏芸在床边坐着,平安已经醒了,但面容依旧憔悴。见到子沫来了,平安欲挣扎着起来行礼,被子沫一把拦下道:“身子不好这些就算了,怎么晚上淋着雨回来的。”

平安低下头不语,一旁的苏芸朝子沫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到外头讲话。

两人走到了门外远一些的地方,子沫连忙问道:“芸姐姐到底怎么了,平安这样子不像仅仅只是生病的样子,她一定是昨晚和六皇子发生了什么事。”

苏芸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妙凝说自打她醒来一句话都没说过,怎么问也不说,聊一些其他的事情也没有回应,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子沫心里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但她还需找南宫胜确认,她对苏芸说道:“芸姐姐,我们先找人好好照顾她,她既然不愿意说我们特就别问了,一直问只会让她更加难受,下午我去六皇子那儿一趟,一切就都有答案了。”

苏芸一脸忧愁的点了点头。

午后,雨依旧未停,子沫撑伞再一次去到六皇子的宫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