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所住的宫殿比起东宫自然是差的远了,下人们懒散清闲、院子里也堆满了杂草落叶就连宫殿看上去也是陈旧的好几年没有修缮过了,原来这没封王不受宠的皇子日子也过得一般。

子沫轻叩木门推门走了进去,一脚下去踩到了一瓣陶瓷花瓶碎片,抬眼一看屋内一片狼藉,东西被砸的乱七八糟,桌椅全部翻倒在地。

子沫望了一圈并未看见南宫胜,倒是看到了站在窗前的南宫慎。他也在这儿……

南宫慎看向门口,本以为是哪个奴婢没想到竟然是子沫,他赶忙朝她走过去扶住了她道:“你怎么来了,这地上都是东西,小心别摔着了。”

一看到屋内的情景子沫心中也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她问道:“南宫胜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南宫慎淡淡开口道:“挺糟糕的,你现在还是不要见他为好。昨晚就开始闹起来了,今早是他的小厮特地来东宫寻我,说他发了疯我才赶来的。”

南宫慎和子沫都是聪明人,一见这样的情景昨晚发生了什么也是心里明镜儿似的,子沫走到窗前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平安也很不好,但是他两之间的事情旁人也插不了手,得让他们自己解决去。”

南宫慎蹲下拿起地上的陶瓷碎片在手中轻轻摩挲着,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南宫胜的事就是我的事,若是他们两情相悦那我一定会尽全力帮的。”

子沫望向窗外摇了摇头但也并未反驳,她忽然出声道:“让我见一见他。”

南宫慎没想到她会要求见南宫胜,他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站起来走到子沫的身旁,轻声对她叮嘱道:“现在南宫胜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还是小心保护好自己。”

子沫颌首表示自己知道了,南宫慎带着她进入了内殿,透过屏风子沫隐约看到南宫胜颓废的躺在床上。

“涣儿,苏伊有话和你说。”说完南宫慎便退出了内殿,走之前还不忘叮咛子沫有情况要立马喊他。

子沫见南宫慎出去了,想了想对着南宫胜的背影说道:“南宫胜我知道你很喜欢平安,但是做任何事情之前都需要考虑周全,你像平安表达心意是不错,可你有替你们的未来考虑过吗?以平安的身份你们能轻松在一起吗?”

“平安的身份”这五个字触到了南宫胜内心的痛楚,他大喊道:“连你也看不起平安吗?连你也觉得我堂堂六皇子无能吗?”

子沫只觉得他太过孩子气,就算自己解释了他现在这样子也是听不进去的,子沫摇了摇头道:“你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平安,可伤她最深的人是你,给不了她未来的也是你,如果我是你,在没有强大之前是不会向平安表明心意的。”

南宫胜一听气到发了疯,失控到拿起一旁的花瓶就向子沫砸了过去,好在子沫躲闪即使并没有被伤到。

门外的南宫慎一听到声音赶紧破门而入,看到碎了一地的花瓶心下一惊,急忙走到子沫身边查看她是否安然无恙,“没事吧,有没有被伤到?”

“没事,没有伤到。”

南宫慎发狠的盯着南宫胜,道:“南宫胜!我是看你神志不清了,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