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依旧吹,不知前方的路通向何处……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马终于停了下来。出现在子沫眼前的是一片湖泊,因为天气寒冷,湖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月亮倒映在冰面上仿若触手可及。到了郊外空气也新鲜了起来,子沫难掩兴奋。

南宫慎拴好马走到子沫身旁道:“想着你会喜欢这里的于是就带你来了,怎么样,可喜欢?”

“喜欢。”要么就是被困在宫中数月要么就是一出来就跑这么远,这似乎已经成了子沫的常态了,她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受着大自然的天地精华。

远处的湖面并没有结冰,远远的飘来一只莲灯。

“每只莲灯里都寄托着一个美好的愿望,承载着愿望的莲灯悠悠飘向心中所念之人。”南宫慎将莲灯递到子沫眼前问道:“姑娘,放莲灯吗?”

子沫接过他手上的莲灯细细端详起来,这莲灯做工精美,外形精致,她很是喜欢。

两人伏在河畔,将薄冰敲碎,轻轻地将莲灯放入河中,子沫看着往河中央飘的莲灯,合上眼睛默默祈求着。南宫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侧脸,也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子沫一睁开眼便看见南宫慎正看着自己,她脸微微一红道:“你祈了什么愿。”

南宫慎一笑道:“我和母亲说我在这边过的很好,也有喜欢的女子。”说完南宫慎看了一下子沫,只见她脸有些红红的,“我还对你说了一句话。”

子沫连忙好奇的问道:“何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子沫望向他的眼眸,眼眸中的坚定令她无法忽略。她依旧无法明白自己的感受,为什么他对她那么好她却还是无法接受,心中的感情总像是有一道儿坎拦着,怎么也放不出来,她隐隐感觉到南宫赫就是拉起那道坎的人。

最近又频繁做到了那个梦,梦中南宫赫清晰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他说:“徒儿,你不要背叛我,千万不要……你如果食言了,为师会拉着你一起死的……”她每每都从这个噩梦中清醒,她却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一直缠着自己。

南宫慎并不想为难她只是想告诉她心中所想,毕竟造成困扰并不是君子之风,于是道:“莲灯放完了,去那边的亭子坐一会儿吧。”

为了摆脱尴尬的氛围子沫连忙点头表示同意,月光斜斜打进亭间,两人并肩坐着赏月。

“我的母亲是个很温柔的女子,她的手很巧总是变着法儿给我做很多东西,什么虎头鞋、香包、肚兜……我一年春天我羡慕别的孩子有纸鸢可以放,她知道了居然给我做了一只纸鸢……她离开我很久了,我真的很想念她。”

子沫缓缓说出了这一番话,向自己有同样身世的人倾诉无需多言,她所深藏的感情他都会懂。

南宫慎轻轻一笑道:“你的母亲真的很好,有你这样聪慧达理的女儿她也会很欣慰的。”

“我的母后与你的母亲不同,这深宫中的女人不用些手段是挣不到宠的,有些时候愚蠢会让人丧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