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脸色淡淡的,不解道:“六皇子……你带我来这儿就是想告诉我这个?”

南宫胜两袖交叉一甩道:“当然不是的啊!平安我想告诉你,你真的是我人生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为了让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我这才带你来的!”

平安不是糊涂之人,她早就明白南宫胜的心思,但她不能不装傻,她转过身背对着南宫胜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南宫胜一听急了,自己都表达到这个份上了,她怎么还是不懂呢!

南宫胜气急,在一旁踱步来踱步去。不管了!豁出去了!

“平安!我喜欢你!我从第一次在金风殿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后来我一直注意你。我见你的时候你总是冷冷淡淡的,我想看你笑,想让你开心,所以我才缠着你,变着法儿的把那些好东西都给你!可是你……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对我发自内心的笑过!”

平安心底涌上一丝悲凉,他们身份有别,怎么可能无忧无虑在一起呢?

南宫胜急忙走到平安跟前,双手拉起平安的双手道:“平安,我要娶你!我明天就和父皇说,我南宫胜要娶你平安为妻!”

平安红了眼眶,甩开了南宫慎的手道:“六皇子你还不明白吗?你是皇子我只是一个奴婢,皇上是不会同意你娶我的,就算我嫁给你了,你也会遭受这宫中的流言蜚语……”

“我不在乎!”平安话还没说完,南宫胜就呐喊道:“我根本就不在乎!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说我,我又不活在她们的嘴里!”

“那我呢?”平安崩溃大哭。

“你是皇子你可以不在乎,因为你一出生就有荣华富贵的生活,可是我呢?我也要活在那些污言秽语里吗?你可以说我自私,可我必须替我自己想!嫁给你我只能当妾!难道我以后还要和别的女人争宠吗,难道等你的新鲜感过了我就要守活寡吗?我没家世没背景,在这宫中我活的如履薄冰,我只想出生在宫外一个平安的家里做一个平安的女子而已……”

温涣听此一番话突然泄了气一般垂下了头,是啊,他根本去发与整个皇室抗衡。要是父皇想要平安的命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他现在不够强大根本无法保护平安,甚至于……甚至于他连给平安正室之位都无法保证,他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她呢……

他泄了气道:“平安……平安,平安我知道我也很自私,我只是想你日夜在我身边我随时都能见到你,我知道我无法向你保证给你想要的,但是……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真的……”

“在皇宫里,只有喜欢是不够的。六皇子,我希望你能明白向你这样身份的人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就是要她的命!。而你现在做的一切,就是在要我的命啊……”平安咬牙说出的这一番话用光了所有的勇气,她知道就算是两情相悦他们也不会有好的结局,她不能耽误他,她已经毁了自己的人生了,她不能因为口口声声说喜欢他而去毁掉他的人生!尊卑是永远也无法跨越的一条鸿沟,偏见是人们心里一座无法搬动的大山。

温涣瞬间浑身失去了力气一般瘫坐在椅子上。

平安死心的向门外走去,她想赶紧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见平安要走温涣从过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不要走平安,你不要走!平安,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平安你不要离开我……我可以变得强大起来,我可以保护你的!”

平安一寸一寸掰开温涣抱着自己的手指,没掰开一点她的心就碎一点。平安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拼命告诉自己要克制情绪,控制眼泪,“六皇子,你我各在河的一头,水流湍急,谁想着过去就是死,遥遥相望便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