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屹咬牙吃痛,恼羞成怒道:“一定是王爷偷偷教你的,你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打得过我!”

子沫实在看不惯他这“重男轻女”的思想,冷冷开口道:“我刚刚一共用了三招,分别是‘以退为进’、‘以柔克刚’和‘借力打力’。你挡不住第一招是因为你求胜心太强,还没想好战术便莽撞进攻;挡不住第二招是因为你看不起女人,你觉得力量是制胜的唯一因素,你打心眼里觉得女子力量比不如男子;挡不住第三招是因为你见伤不到而恼羞成怒便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制服我,反而被我利用了这力量将你打倒。”

子沫一挑眉道:“你可输的心服口服?”

程屹听罢羞愧的低下了头道:“一开始是我不尊重你,小看了你。现在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计较,我输的心服口服!”

子沫知道他不是不讲理之人,一开始她就只是想给她个教训并不想过多的计较,她伸出手复又介绍道:“我是苏伊,很高兴认识你。”

“程屹。”程屹伸出手拍了一下子沫的手掌,复又补充道:“东云阁欢迎你的加入。”

子沫浅浅一笑,南宫赫在一旁道:“好了,程屹这对你来说是个教训,对苏伊来说是一次锻炼。接下来的时间程屹你就带苏伊熟悉一下东云阁。”

“是,公子。”

子沫跟着程屹向东云阁深去走去,她时刻被周围训练的人包围,一些胆子大的还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程屹不许别人看她,每每威胁那些偷看她的人要被挖掉眼珠。

子沫劝说道:“郡王你别这么血腥。”

“那你是不知道的,这东云阁里面的人大都是幼时就被选进来的,打小就没见过姑娘,尤其是你这么好看的姑娘。这些人呀身上的野性是去不掉的,千万别让他们觉得你好欺负!”程屹说着不由自主的挥起了拳头。

“好好好,快把拳头放下吧。”

程屹傻笑了一声,立马放下了拳头。

程屹暗暗看了子沫几眼,他这才发现她出奇的漂亮,鹅蛋脸,直挺的鼻子,纤细的脖颈,但这一切都比不上那双灵动的眼睛给人印象深刻。那眼睛并不是大的出奇却炯炯有神放佛能看到人的心底。

子沫转头发现程屹直直的看着自己,她拿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道:“郡王我问你话呢!”

“啊?啊?怎么了苏伊姑娘?”

子沫无奈,指着眼前的阁楼问道:“这儿是干嘛的?”

程屹解说道:“这是东云阁命脉呀,里面不仅珍藏了所有战争取胜的战术、各种厉害的兵器利刃还保留了历代帝皇的圣旨和遗诏,还有一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关系到扶粱的存亡。没到允许都是不能进去的,硬闯会触发机关,一不小心小命就没了。”

“就连师傅都进不去吗?”子沫继续问道。

“公子一个人是进不去的,他手上有一半的印玺,另一半在皇上手上,只有两半印玺合二为一才能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