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走到子沫身边,轻轻抚了一下她的背,柔声道:“你早应该看透的,这只不过是常态而已,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怎么让南宫胜逃脱惩罚。”

子沫起身走到窗前,没有焦距的眼神呆呆望着外面道:“我是早就应该看透的,只是换做平安和南宫胜我真的无法袖手旁观。南宫胜本就没有错,如今我们还要想办法怎样让他不受惩罚,这实在是可笑。”

“唉,你先睡一会儿养精蓄锐,等待天亮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子沫现在哪还有心情睡觉,不过南宫慎说的有道理,想必明天早上是有一场硬仗要打的,于是她只好逼着自己入睡。她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最近几日叹气的的次数都要比这辈子叹过的气还多了。

见南宫慎依旧站在原地未动,子沫开口问道:“你不走吗?”

南宫慎并没有转头看向子沫,却还是给了她一个回答,“我守在这里,放心我不会看的,只是不想半夜再赶来赶去的了。”

子沫望了一眼外头,夜黑的彻底风依旧嘶吼着,想着南宫慎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妥的,自己睡觉的时候还能安心一点,只有他在身边她仿佛什么事情也不用担心一样。

“你在躺椅上将就着睡一会儿吧,橱柜里有加厚的棉被,还有就是你身上都湿了,赶紧裹一件干净的披风不要着凉了。”子沫对南宫慎的关心让南宫慎的心瞬间一暖,他朝她笑了笑道:“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睡吧。”

她整了整身上的被子,闭上眼睛把自己的思想全部放空了,不一会儿也就睡着了。

南宫慎全身冰冷的望着窗外,初春的夜风让他倍感清醒。

子沫睡的迷迷糊糊时感觉有人一直在叫她,她微微有些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妙凝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

就睡了一小会加上昨晚淋了雨,子沫这会儿感到头疼欲裂,妙凝小心的扶起子沫。子沫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抓住妙凝的手问道:“平安怎么样了?”

只见妙凝一脸愁容道:“很不好,六皇子还在陪着,前些时候已经睡下了但是睡得很不安稳。”

南宫慎轻咳了一声,子沫这才想起来他还在殿中,她看向南宫慎便知道他昨晚一夜都没有休息,苍白的脸上黑眼圈着实的明显。眉眼之间带有心疼之色,“没发生什么事吗?”

“暂时没有。”

子沫暗暗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提心吊胆起来,现在没有并不代表永远没有,并且代表着有些事情快要发生了。

子沫换好衣裳,坐在窗前显得有些踌躇,南宫慎不忍心见她这样子于是安慰道:“相信我,会没事的。”在南宫慎的安慰下子沫心里也好受了许多,她抱有最大的希望并且做了最坏的打算。

不一会东宫的小厮在外扣门道:“世子,长欢姑娘,皇上请你们过去一趟。”这一刻终于还是到来了,子沫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越是慌乱就越会出差错。

南宫慎和子沫整理了一番后便出了门,子沫心中还是有些迷茫无措的,好在南宫慎在身边给了她不少的安全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