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尤其是听到“六皇子”三个字她的心就纠在了一起,她无力的朝妙凝摆了摆手便独自一人向寝殿内走去。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不想再应付任何人,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自己昨晚做的梦啊!

子沫是被妙凝摇醒的,妙凝着急的脸印入子沫的眼帘。一点一点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悲惨的发现原来那一切都是真的。

刚过傍晚,天却已经黑的透彻。明明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子沫疑惑的看向妙凝,妙凝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告诉子沫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子沫伸手抓住了妙凝冰冷的手让她有了一些讲出来的勇气,“小姐……皇上大怒将六皇子贬到了凉州,现在世子在麒麟殿外跪着求情呢……”

握着妙凝的手一紧,那凉州可是蛮荒之地,终年寸草不生,百姓潦倒盗贼猖狂,皇上他怎么忍心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那种地方去?更何况南宫胜已经断了一条手臂了,再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想将他与平安生生的分离吗?一个在凉州一个在深宫,没有了南宫胜的庇护,皇上要平安的命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的简单。

子沫看向妙凝问道:“平安现在怎么样了,知不知道早上大殿发生的一切?知不知道南宫胜他……”

妙凝哭着摇了摇头,抽噎道:“还不知道,根本就不敢告诉她。只是说六皇子现在被软禁了,我怕平安熬不过去。”

子沫摇了摇头,喃喃着:“不会的,不会的,怎么样也要熬过去,只有活着才有可能,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她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对抗这一切。子沫赶紧起身换上了衣裳就想着向麒麟殿走去,出门前还不忘交代妙凝好好照看平安。

一路小跑着到了麒麟殿门前,殿门前的南宫慎背挺得直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像她第一次见他时的面无表情。

看来他已经跪了有些时候了,原本红润的嘴唇此时有些苍白了,但脸上坚定的表情却是丝毫都没有改变。子沫知道他在用自己的方式为南宫胜争取最后的一丝转机,回想起温希求早上的一番话,子沫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他就是他,就是自己眼中的他。难道她连自己的心都不相信而去相信别人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吗?不管从前他的手段有多狠,她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重情义的南宫慎。

他是南宫慎,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南宫慎,是总在困难时刻出现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安全感的南宫慎!在她心里他不应该活在别人的口中,她应当十分庆幸在这深宫中能遇到这样一个知己。

子沫想着事儿,在旁站了好一会儿,忽然从殿内走出来的赵公公奉皇上的旨意将子沫请了进去。子沫跟上前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南宫慎一眼,此时他轻咬着自己的唇像是在克制着什么,头依旧低着没有看向子沫。

跟在赵公公身后走的每一步子沫都觉得愈发的困难,从前在宫中,这皇上是她的父皇是她的家人;如今在这公众,皇上却成了她最惧怕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