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找到南宫胜时天已经黑了,茅草屋中的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恶臭味。南宫慎看到南宫胜臂弯中脸色发黑一动不动的平安时就已经知道她遭遇了不测,他的心不可避免的疼痛着,原来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终究还是没能让他们有个好结局。

南宫慎走到南宫胜身边,隐忍着泪水轻轻拍了拍南宫胜的肩,事已至此,只能劝他不要过度的悲伤。

南宫胜像个木偶人一样僵硬的转过头,看到南宫慎的那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下扑到了南宫慎的怀中放声大哭着,“三哥!三哥!平安死了,平安死了,死了……是他们害死她的,是他们害的,他们都是刽子手!刽子手啊!”南宫胜到底还是一个孩子,他承受了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痛苦,断臂被贬之痛都比不上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

南宫慎将他拥在怀中,像哄孩子一样轻拍着他的背,压抑了几天的悲痛在这一刻尽情释放了出来,南宫胜口中断断续续的话语传入南宫慎的耳中,“是南宫丹……南宫丹带走了,带走了平安,她还找人侮辱了平安,她是个铁石心肠的毒妇!三哥我恨啊!我真的恨!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他们!为什么死的人是平安啊……”

南宫慎圈在南宫胜背后的手紧紧握成了一个拳头,“南宫丹……”南宫慎对自己的亲姐姐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分,无论如何今后都不能由她为非作歹了。

渐渐的,南宫胜的哭声消失了,他整了整一下身上的大红衣袍,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对南宫慎说道:“三哥,我们带平安回去吧。”那一刻,南宫慎感觉南宫胜在这一刻一下子就长大了,短短的两三天发生了这么多事让南宫胜感觉自己已经走完了一生,他觉得平安说的对,自己从前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如今孩子遭受了痛苦也成长了。如果不长大,不变强又有什么机会替心爱的女子报仇呢?

南宫慎起身像帮着南宫胜将平安的尸体带回去,南宫胜却执意要一个人背着她,南宫慎见状也只好作罢。

子沫的寝殿门被撞开,妙凝慌张地跑了进来。每当这种场景发生,子沫就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她不等妙凝开口就急忙冲了出去。

走到大殿门前,她的步子突然停住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呆呆站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一袭红衣的南宫胜背着同样一身红衣的平安艰难地走着,平安闭着双眼、面容平静,一动也不动安静的伏在南宫胜宽厚的背上,而南宫胜晃着空荡荡的左袖,脸上的表情悲恸而又绝望。

子沫靠在柱子上才能让自己勉强不倒下,平安面色发黑,身上散发的真真味道都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才短短的一夜,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不远处的花园还留下几天一起放烟花的场景,耳畔依稀传来平安银铃般的笑声……

往事一幕幕出现在眼前,子沫终于忍不住崩溃大哭,身子一点点瘫软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死去的平安在自己的眼前,原来她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