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场面,眼中折射出难以理解的光。

不一会儿苏芸从殿内走了出来,南宫赫还想说什么却被子沫打断了,“走好,不送。”他只好把话生生咽了回去。

在回金风殿的路上,苏芸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南宫赫一句,“王爷和苏伊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何苏伊对王爷的态度和从前大不一样?”

南宫赫撇头冷冷看了一眼苏芸,苏芸心中有些害怕,却还是硬着头皮道:“芸儿是王爷的未过门的妻子,芸儿想知道关于王爷的事情,想关心王爷。”

南宫赫自然是知道苏芸并没有恶意,只是他不想别人提及他和子沫之间的事情,但他还是开口给了苏芸一个解释,“一点小误会而已,过几天自然就解开了,你就不必多想了。”说着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苏芸没有跟上去,有些迷茫的停留在了原地,看着南宫赫渐渐走远的身影,心中涌上一股悲凉。为何他总是不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为何他对苏伊如此的不一样?为何他那么那么在乎苏伊,旁人连问都不能问……

她绞了绞手中的衣袖,心头冒出了一丝丝对子沫的讨厌之情,她多么希望她没有出现在身边,在爱情面前再宽容的女子也会变得小肚鸡肠吧。

或许是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她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吧,要不是那一纸婚约也许一点点温柔都不会留给自己。苏芸低下头,心间只剩下了一片寞落。

翌日,是平安出殡的日子。

南宫胜还是决定将平安埋葬在郊外茅草屋旁,他不想她死后魂魄都困在这带给她痛苦的皇宫。

满目的白刺痛了子沫的双眼,随着送葬的队伍跟到了郊外,看到平安的棺木入土,上了一炷香后才离开。众人皆离去,只留南宫胜一人在坟前。

南宫胜用仅有的右手颤抖着抚上平安的墓碑,努力咽了咽口水,沙哑的声音艰难的从喉咙间发出,“平安,你自由了。我知道你一个人在这儿一定会孤单,这不,我给你葬在了我的小屋旁,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南宫胜的声音控制不住的微颤着,他终究还是接受了平安已经不在的事实。没有了平安,这皇宫也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他才二十一岁,心却老的像五十几岁的老头子一般。

他哭丧着脸勉强一笑,将手中的纸钱扬进了火盆之中,火苗溅起又被扑灭,转瞬之间,好像天地间不曾有个平安这个人。

子沫和南宫慎并肩走在回宫的路上,春风拂面带来一丝的惬意。子沫忽然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你说,平安会原谅他吗?”这个问题与其说是在问南宫慎不如说是子沫在问自己。

南宫慎抿着唇久久没有开口,冷峻的脸上线条分明。子沫仰头看着满树的杏花,心中的阴霾扫去了一些。

忽然南宫慎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无法替平安回答这个问题,就像平安无法替你回答这个问题一样。”子沫莞尔一笑,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果真是逃不出他的眼睛。她对南宫赫心中固然有着不理解,可她却认为这件事无法怪到他头上,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不把平安给出去,南宫胜的那条手臂还是要丢的。

想来子沫只是迈不过心中的那一道坎而已,要说原谅也还轮不到她来原谅,就像南宫慎说的没有人可以替平安做决定,也没有人可以替她做决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