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醒来时已近黄昏,雪依旧没停。

她的喉咙如同火烧一般的难受,刚清醒了一点,便喃喃要水喝。一面生婢女走进将水送入口中,清润的水使喉咙的疼舒缓了一些。

子沫这才清醒过来,发觉是那日醉酒后醒来所在的寝殿即刻便明白了自己在东宫。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南宫慎的身影,之前的记忆零零散散的浮现在脑海中,想起他与自己跪在雪地之中,然后自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想必是南宫慎将自己带了回来。

子沫看向一旁的侍女问道:“可否帮我寻世子来?”

侍女显得有些为难道:“世子如今出去了,姑娘有所不知,六皇子和金风殿的婢女不见了,世子为这事忙的焦头烂额,清早就带着大队人马去寻,现在还没回来呢。”

南宫胜和平安不见了?!自己出门前不是还交代了妙凝一定要照看好平安的吗……难道是南宫胜强行将平安带走了?可是以南宫胜的身子和平安的精神状况来看他们是走不远的,怎么会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难不成是在宫外出了什么事?

子沫用手敲了敲头告诉自己不要往坏的方向去想,她内心着急如焚,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二话不说掀开被子下床,匆匆赶回了金风殿。

一推开平安的房门便发现晕倒在地的妙凝,子沫心中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她托起妙凝的上半个身子,拍着她的脸试图叫醒她。

妙凝微微张开了双眼,恢复了一点神志,看到是子沫由一开始恐慌害怕转换成了焦急安心,“小姐……救平安,平安。”

妙凝的一句话证实了子沫的预感,想来不仅仅是南宫胜带走平安这样简单,这其中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事。子沫安抚着妙凝,轻拍着她的背想让她情绪稳定下来,轻声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平安是被谁带走的?”

回想起昨晚妙凝依旧有些瑟瑟发抖,她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是南宫丹公主,是她抢走了平安……是妙凝没用,是妙凝没用,妙凝根本就敌不过他们,他们把我打晕了之后就把平安给带走了。”

子沫心下一惊,她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南宫丹!她为何要参和这件与她无关的事情,还是说她早就已经和宋岐宇勾搭在一起了?子沫深知南宫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想来这件事情以她的认知现在还无法很好的解释。可南宫丹又会把平安带去哪儿?南宫胜为什么也跟着不见了呢?

一夜之间,翻天覆地。子沫虽心中疑惑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现如今只能苦苦等待南宫慎的消息。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子沫憔悴了不少,这几天的事情让她深感无力,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没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