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赶紧上前用手帕包住了南宫胜不断喷血的伤口,南宫胜如今心如死灰,他推开了南宫慎的手道:“不用了。”没在看任何人一眼他就像傀儡一样拖着步子向殿门外走去,“手臂给你了,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再讨平安了。”

宋岐宇现在哪还敢要平安,好歹南宫胜也是扶梁的皇子,如今丢了一条手臂完全可以抵过他失去手指之痛。

南宫慎一甩袖道:“父皇你如今该满意了?”说着抬脚就去追南宫胜。

坐在龙椅上的皇上还没缓过神来,宋岐宇只想着赶紧逃离这里,再看一眼这断臂,恐怕胃都要吐空了。

“皇上,断指之事岐宇就不追究了,岐宇先行告退了。”说着便匆匆离开了。

皇上颤抖的手扶着龙椅,身子晃晃悠悠的都找不到重心了,声音一下向是苍老了好几岁,“都退下吧,朕要静一静。”

子沫这时也顾不得什么礼节,飞奔似的冲出了殿门,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确实令她难以接受,跌跌撞撞的扶着柱子干呕了起来。事情还是往坏的方向发展了,虽然平安没要被宋岐宇要去但南宫胜却断了一条手臂为代价。往后会怎么样子沫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恐怕这件事不会这样就结束……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方白手帕,子沫抬头看见南宫赫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面前,手上的白绢在太阳底下白的发亮。

她直起身冷哼一声道:“不用了。”话语中不带有一丝的感情,好像眼前的人是陌生人一般。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这样的子沫还是深深刺痛了南宫赫的心。

换做是从前南宫赫肯定会选择独自消化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是不肯放子沫走,他一把拉住刚擦肩而过的子沫,红着眼睛有些痛苦道:“我宁愿你大声骂我,但是不要用这种冷淡的态度对我。”

“冷淡?比起你,我觉得自己很有温度。”南宫赫当然懂她话语中的意思,她这是怪他冷酷无情。

子沫现在并不想与他讲话,她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奈何南宫赫握的太紧,子沫根本就抽不动半分,使劲的扯了几下,她的手腕早已红了一大片,但南宫赫仍旧是不肯放手。子沫知道再挣扎下去也无济于事所幸就放弃了,她冷冷的看着南宫赫道:“玄幽王到底还有何事?”

玄幽王?可笑的是竟然又回到了起点。南宫赫忍受不了子沫对自己冷冷的态度,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道:“为了一个奴婢有必要吗?”

子沫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毫无愧疚的说出这句话,抬手就狠狠甩了他一个巴掌。南宫赫的半边脸瞬间通红,手指清晰的印在俊美的脸上,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却还是抓紧子沫的另一只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