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应当是很高的,她努力侧过头去也只能看到他的肩膀,不过他身上散发的气味倒是令晚钰不是很反感。

皇家成亲与平常人家不同,到了大殿之上,王睦掀开了晚钰的红盖头。一时之间,在场所有人都秉着呼吸看着晚钰,晚钰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抬头看向那个挑了红盖头的男子。

他如她所料的那样高,他皮肤白皙,或者说是接近苍白更为合适。王睦十分的清瘦,身上散发的是读书人的气质,那双眼睛没有灵动的神韵,与晚钰的眼睛一对比,显得更加的空洞。

晚钰的呼吸一窒,她终于见到“日思夜想”一整个月的男人了,她与她想象中是那样的不同,她觉得自己的夫君应当是勇猛强壮,拥有满身男子汉气概的,能给予她安心的感觉,没想到王家世代为将却出了一个书卷文人。

见到她的王睦也惊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夫人如此的小巧,小小一只站立在大殿中却接受着这么多人审视的目光,但她居然一点儿也不害怕,她是那样的镇定自若。看到他时,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想必也是真的。

来不及细细打量对方,两人就走到堂前跪拜祖先与父母。

晚钰在看到阿喀什的那一刻,眼泪差点就收不住了。她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掉眼泪,不然就真的成了笑话了。

晚钰浑浑噩噩的走完了流程,被喜娘牵着就往里头走。坐在婚床上的那一刻她依然觉得很不真实,屋内布置华丽而又奢侈,桌上摆着花生、百合和一壶酒。

人生有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之夜晚钰却感受不到一点“喜”。

屋外热热闹闹,屋内冷冷清清。

王睦喝的有些微醺,摇摇晃晃推门而入时晚钰心中一紧。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晚钰并没有过去扶他,他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床前,一下坐在了晚钰的身边,嘴里含含糊糊道:“很晚了,睡吧。”说着扯了扯身上的喜服便倒在了床上不再管一旁的晚钰了。

晚钰见他没有要那个意思,提着的那口气也放下了,这是她将王睦细细打量了一番。苍白的皮肤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现在泛着一片红,挺拔的鼻子下面一张薄唇紧闭着,阿爹说薄唇的男子一般都是薄情的,难道他也是这样的吗?

王睦的相貌不俊俏却也算不上丑,晚钰还是能接受的,只是不知他为人如何。

王睦已经沉沉的睡去,而晚钰则是坐在床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久久没有入睡。

子沫站在城楼上眺望着远方,今晚是残月。

也不知道晚钰现在怎么样了,同方花烛夜会不会疼呢?远处传来一阵箫声,在这宫中,深夜吹这样悲伤曲子的只有一人,看来他也在为晚钰的事而担忧吧……

子沫拿出衣袖中的陶埙也轻轻吹了起来,这是第二次埙萧和鸣了,第一次她在城楼上他在城楼下,这次她依旧在城楼上而他却不在城楼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