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这个傻丫头在忧伤这个,子沫莞尔一笑安慰道:“别伤心晚钰,分离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姐姐答应你下次见面还给你做好吃的糕点。”

晚钰一听到有“好吃的糕点”便立马喜笑颜开忘记了刚才的烦恼,立马靠在子沫身上撒娇道:“这是苏伊姐姐答应晚钰的,可千万不能反悔!谁反悔谁就是小狗哦!”听到晚钰天真的话语,子沫失笑,到底她还是一个孩子。

越是发现晚钰身上的纯真子沫就越是担心,在城主和皇上的眼中她不过是维持两地友好的工具而已,连嫁给什么样的人都不能自己选择,实在是可悲。她这样活泼好动的性子,要是嫁入了什么大户人家不得生生被规矩给逼死。虽说是大漠的公主,可毕竟大漠依附着北漠,她又背井离乡的在这儿也没个依靠,今后的日子是好是坏也没法预料。

子沫宠溺的抚了抚晚钰的秀发,是她给了自己做姐姐的感觉,她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直到碰到了晚钰她才有一种想要变强大保护别人的冲动。如果晚钰最后能回到大漠是最好的,或是在这儿寻得一个真正懂她爱她的男子也是再好不过了。

子沫低头苦笑了一笑,自己的感情都还一团乱,现在反倒是担忧起自己无法左右的晚钰的婚姻了。

大漠西城城主阿喀什于五月初三上朝觐见,皇上特设晚宴迎接他的到来。

子沫只觉得这宫中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大殿上歌舞升平,席间人们谈笑风生。每每在宴会上子沫都会觉得有些不自在,好在今晚的焦点都在阿喀什和晚钰的身上,她躲在角落里喝着小酒品着小菜倒也好生惬意。

“西城城主阿喀什携晚钰公主觐见。”未见其人,一阵爽朗的笑声便远远传了进来,只见阿喀什一身银灰貂毛大衣,身材魁梧壮硕,不禁意间给了他人深深的压迫感,而晚钰一改往日的性子,安安静静的站在阿卡什的身后。

“哈哈哈哈,这北漠果真是泱泱大国,苍都物产丰饶,百姓安康,真是北皇治理有方啊!这晚宴也是华丽至极,真是让阿喀什大开眼界了!”

皇上一听立马哈哈大笑起来道:“城主真是美誉了,这江山是万民的,百姓幸福就是朕的幸福。城主就别站着了,赶紧入座吧。”

阿喀什拱手带着晚钰入座,晚钰被席上的好酒好菜吸引着,奈何阿喀什之前叮嘱要守礼节、讲优雅,这样一来她就不能尽情享用了。看着一直在咽口水的晚钰,子沫宠溺的摇了摇头,想来她是最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城主远道而来,南宫丹特地为您准备了一曲琵琶。”南宫丹站起身踱步到大殿中央,抱着琵琶弹奏了起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没想到南宫丹还弹得一手好琵琶。她时而低眉续续弹着,时而抬头迎上众人欣赏的目光。

子沫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她很少有克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一看到她风光无限的在大殿上得到所有人的赞赏就不免想起现在躺在冰冷地面下的平安,她坚信有些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她所做的一切,终有一天会被讨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