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还有三日晚钰就要出嫁了。

那日晚钰在金风殿,拉着子沫的手道:“苏伊姐姐,我真的现在还觉得这是一场梦,我居然就要出嫁了,我连他的人都还没见过呢。”说着不开心的小嘴撇了撇。

子沫摸了摸她的发丝道:“你可是大漠公主,他不敢欺负你的,要是日后他敢欺负你,不是还有南宫慎替你撑腰吗?”晚钰一听连忙跳到子沫的面前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慎哥哥是替苏伊姐姐撑腰的,一个男子这辈子只能为除了亲人之外的一个女子撑腰,绝对不可以为第二个女子撑腰的!”

晚钰的神情十分认真没有半丝开玩笑的意味,子沫这才明白原来这丫头早就已经知道南宫慎对她的情义,之前的种种是在有意撮合两人罢了。

她笑着道:“在南宫慎心里晚钰已经是妹妹一样的存在了,难道你受了欺负他真的能坐视不理?还有我呢,我也是你的依靠。”

晚钰歪着头思考着刚才子沫的一番话,像是想通了什么,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苏伊姐姐说得对!你们都是晚钰的依靠,只是我还是好担心,担心他不是个好人。”

晚钰越是这样子沫心里也会越难受,她从未见过那个王家二公子,不知道他的脾气和秉性,万一他待晚钰不好岂不是毁了晚钰的这一生?晚钰从小长在大漠,性子本就洒脱直爽,只怕这燕都会成为禁锢她的牢笼。这里没有满地的黄沙,没有长长的驼群,更没有那个疼她爱她的阿爹……

在宫中待了一辈子,子沫早就应该习惯这样的事,看管了这样的人生,只是她在南乐时身居高位也幸得父皇的宠爱,这样的事情并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世事无常,这以后的事情谁又敢保证呢。

一小厮匆忙跑近,将一封信呈到子沫的眼前道:“苏伊姑娘,六皇子来信。”

子沫心中一喜,连忙接过小厮手中的信,迫不及待就打开了。

信中写道:

苏伊,我已平安到达凉州,这儿荒凉偏僻,百姓也是叫苦不堪。凉州好像被北漠忘记了,看到百姓们受苦我的心里十分不好受,于是决定在这儿有一番作为。

希望你和三哥在燕都一切都好。

安好,勿念。

子沫合上信,嘴角漾开了笑容,虽然信中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是子沫知道南宫胜已经找到了目标,他现在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

晚钰第一次看到这么开心的子沫,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苏伊姐姐何事如此开心?晚钰听说六皇子去了凉州,他在那儿过的好不好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