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漠皇顺着南宫慎的话道:“慎儿此话有理,他看中的女子也是深得朕心。晚钰这丫头嫁过来做妾实在是有辱身份,朕看王将军家的小儿子王睦不错,王将军意下如何。”

子沫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皇上口中的王将军,王将军已近六旬,虽身材魁梧却年事已高无法再上战场,一个将军没有再上战场的机会岂不是一个“无用将军”?听闻王将军家有两儿一女,大儿子王硕骁勇善战、正直为民,在朝廷之上是有一所作为的,也很得北漠皇的赏识,而那小儿子王睦则是没有耳闻。

王将军苍老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老臣自然是同意,能有晚钰公主这样的儿媳是老臣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想必睦儿也是欣喜万分。”

“哈哈哈哈哈,阿喀什,王将军,那这件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择个良辰吉日将晚钰嫁过去,阿喀什见到女儿成婚再走也就能放心了。”

就这样北漠皇迫不及待的定下了这件婚事,阿喀什想着王家是世代名臣,在朝廷上也有一定的威望,晚钰嫁过去也不算亏于是也欣然答应了。一旁坐着的晚钰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卖”了,她再也坐不住,一下子冲到大殿中央,跪下道:“皇上,晚钰不想成亲。”

“放肆!”阿喀什大喊一声,晚钰吓得小身子抖了抖,却依旧跪着恳求。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定下来,没想到晚钰却闹了这么一出,北漠皇一脸慈祥的问道:“这是为何?”

晚钰这时才回过神来自己方才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可她一点儿也不后悔,她不能就这样嫁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自己的人生难道就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吗?可她心里害怕极了,她怕落个违抗圣旨的罪名,她怕反抗过后依旧是这样的结局,她怕自己再也回不到大漠……

可现在不反抗她会一辈子都后悔的!晚钰颤抖着道:“晚钰年纪还小,不想这么早成婚。”

北漠皇一听大笑起来,这笑声缓解了大殿上紧张的氛围,“晚钰原来是怕成婚,朕也为人父,自然是懂得你的心情的,但是这件事你总要面对的,王睦是个好孩子朕相信你们一定会幸福美满的。”

阿喀什连忙打着圆场道:“北漠皇言之有理,晚钰就是大漠待久了,改不掉这爱玩的性子,在她这个年纪成婚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阿喀什转头对晚钰说道:“晚钰,还不快谢过北漠皇,这两国几百年的友谊可是根深蒂固的,在这儿你自然不会受到什么亏待的。”

晚钰还想说什么,脑海中却依稀浮现出阿爹之前讲的一番话。

“阿钰,西城贫弱,处处要靠着北漠国的供应与帮助,两国几百年来都维持着良好的关系,这是因为西城对北漠每年进着贡。可近几年,大漠干旱越发严重,百姓们更加是民不聊生,生存都很难了更别说是进贡了。恐怕断了贡,这北漠国是不会放过西城的,现如今只有联姻能让西城有一线生机。是阿爹无能,没有让西城富庶起来,阿钰你可千万别怪阿爹啊!”

原来他早就已经有了打算,原来他真的要把她给出去,原来西城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晚钰突然明白了,明白了西城的命运现在都在她手里了,要是她拒绝,整个西城都要跟着遭殃,如果牺牲她一个人能换来西城的平安那她也就无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