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每个人都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现如今只能祝福她。”南宫慎并没有正面回答子沫的问题,他只是想让子沫明白,这世上不是努力了就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尤其是这宫里的人,更是难上加难!

子沫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她需要这样一个人告诉自己改变不了什么,需要有个人劝慰着自己,这样心里就可以不难受了一点了吧。

她苦笑着对南宫慎说:“或许有一天,那个掌握不了自己命运的人就是我了。”

南宫慎含笑低头,其实他心里早已经明白父皇对子沫的喜爱,想来他认同子沫的理由不过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他一心想将皇位传给自己,这样一个聪慧的女人待在自己的身边会省去很多的麻烦,她既是夏迎春也是钟无艳。

“有我在,别担心。”

南宫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然真的让子沫的心安了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他在身边,她就会有足够的安全感,她就不用去担心以后的事情。

“那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就问出了这句话,说完后她自己都有些震惊,自己竟然这么依赖他了吗?同时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隐隐有些期待他的答案,可同时也怕那个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会的。”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的语气也是如此的坚定,她有些吃惊的看向他,但从他的眼眸中读出的只有笃定,这样深的笃定让她怀疑今晚的这一切是梦境。原来自己也会被命运眷顾,这样一个冰冷的人遇见自己却变得如此的温热,他原本就应该是一个有温度的人吧……

子沫笑着看向他,轻声道:“回去吧,离开的太久不好。”

南宫慎转头看她没有起身的意思,疑惑道:“怎么?你不进去吗?”子沫看着她笑道:“少我一个没有人会发现的,我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人,你就不一样了。”

南宫慎注视着她认真的说道:“我不就发现了吗?”子沫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发现自己不见了才跟着出来的,他一直留意着她。

子沫起身跟在南宫慎的身后走进了大殿,殿上依旧是欢歌笑语。

南宫赫自然也注意到了一起进来的两人,心里有些不悦,见子沫落座后转头问道:“方才去哪儿了?”以前他都不会过问这些事情的,恍惚了片刻后道:“师傅你也知道我向来不喜欢这些宴会,出去透透气罢了。”

本以为这样解释就好了,没想到今天的南宫赫竟然追问了下去,“和慎儿一起?”子沫有些疑惑的看向他,被看着的南宫赫竟意外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大概是反应过来今天自己有些异常吧。

子沫思索了一下还是回答了,道:“正巧碰到罢了,聊了一会儿也就进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