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另一边的南宫慎则是是不是朝子沫的方向投去目光,子沫想要努力忽略掉却还是感到有些不自在。

这时风突然大了起来,在空中的纸鸢有些摇摇欲坠,苏芸和子沫两人赶紧一起扯住了线,控制着纸鸢的方向。两人一点一点的向后退,苏芸转头看到身后是一片湖,扯着线的手紧了紧,她内心犹豫着,纠结的看向子沫,那一瞬间竟然鬼使神差的将脚伸到子沫的身后。

子沫一直向后退着,突然脚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倒下去的一瞬间下意识的向苏芸伸出手求救,也就是那一瞬间苏芸撇过了头。就这样,子沫落入了花园的湖中。

虽然是四月,可湖水依旧冰冷,全身湿透的子沫在水里扑腾着,有了上一次落水的阴影她愈发的恐惧水。微凉的湖水让她的手脚都不听使唤,越挣扎就越往下沉。

离的最近的南宫赫最先发现情况,他一头扎进湖中将子沫的身子托起来。站在岸上的苏芸见到这一幕心中更加的怒火中烧,但眼下的情景自然是不好发作。其实她也有些吓到了,没想到她会落入水中,刚刚那些小把戏要是被人看到了,她岂不是……

南宫慎见状赶紧跳下了水,没想到才这么一会儿没看着就掉到湖里去了;晚钰急的把手中的风筝一丢也跟着走进了湖中,一时之间场面有些混乱。

三人托着子沫上了岸,好在子沫的神志是清醒的,只是冷的一直在发抖。南宫赫脱下自己的外衣裹住了子沫柔软的身子,一把将她抱起。南宫慎见状想拦下却被南宫赫躲开了,经过苏芸身边时还别有意味的看了她一眼,苏芸被看的心肝一颤。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被他看到了?不可能!自己做的这么隐蔽他不可能知道的,要是问起来就说自己只是无意识的把脚向后放了便可。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也从方才的惊吓中缓过了神。

晚钰看到子沫被南宫赫抱走了,推搡着南宫慎道:“慎哥哥你还愣在这里干嘛呀?快跟上去看看呀!真是木头脑袋!”想来这宫中只有晚钰敢这么说南宫慎了。

南宫慎被一语惊醒赶紧跟了上去。

晚钰无意识的看了站在原地的苏芸,只见她有些手足无措,脸上也带有恐慌。纵使是晚钰这样没有心机的人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她明显不是被子沫落水一事而吓到的,那么她到底在慌张什么?

第一次见本就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晚钰看了一眼后也就不管她了,径自跟上了南宫慎的步伐。

子沫被南宫赫抱着身子有些僵硬,她提出想要自己下来走,可南宫赫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她。

子沫放佛回到了那个被挟持的夜晚,冰冷的湖水包裹着她,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模模糊糊间眼前出现的竟然是南宫赫的脸!记忆开始翻江倒海般涌来,难道那晚救她的人是温南宫赫?子沫在心里一直否定着这个答案,他怎么可能来救她呢,那晚他救的一定是芸姐姐才对。

一路上就这样想着回到了金风殿,子沫裹着被子还在抖着,她觉得自己和水犯冲,在外头被人推下水在宫内照样落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