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连着下了几日的雪,深冬的苍都让子沫冷的心肝都在颤。

因为担任了东云阁的副统领子沫这几日忙得不可开交,她反倒是庆幸这样的忙,能让她什么都不想一心只做好自己的事情。恭清王经过那一夜后也就恢复了往常,只是闲下来之后多了下棋、喝茶的时间,他待苏芸也是如之前一样,这让苏芸也松了一口气。

再过两日皇上要带着众皇亲贵族前去狩猎,这正是各皇子与各大臣一展身手的好机会。

子沫回到殿中,东宫的小厮又在里头等着,这小厮也算是在子沫这里混了个眼熟了。这次南宫慎送来的是一对金嵌珍珠手镯,镯子上刻有凤凰浴火重生的花纹,造型独特,做工细致。子沫收下了这一对手镯,心想着他这是要把所有的定情信物都送个便才肯罢休?

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寒风刺骨,雪花飘扬,最是能考验人意志的时候。皇上带着一对人马前往郊外的围场,这次甚至连落秋和平安也带了去。

皇家狩猎场面可谓是气势恢宏,上至皇上皇子,下至士兵百姓,男子们骑马在前引路,女子们坐在马车内欢声笑语,好一融洽的画面。子沫自然是和苏芸一辆马车,两人一路上都兴奋至极,一直撩开窗幔看着车外的风光,虽然冷风迎面吹,但还是吹不散这欢快的气愤。

刚过午时,一干人马便到了围场。早已有人备好了热腾腾的酒菜,大伙儿急忙入席享受着这好酒好菜,席间氛围一片祥和。

子沫心想着这南宫丹安静了便如此的和谐,想必她看到温南宫赫失了势也应该消停一段时间了。

吃饱喝足后就是男子们展现身手的时候了。

“朕年纪大了就不随你们一同前往深山了,众爱卿和众皇子是一展身手的好机会了,这次拔得头筹者朕重重有赏!”

一旁尚还年幼的八皇子出声道:“父皇那到底赏些什么呢,平日里那些金银珠宝儿臣也不稀罕了,是否有些新鲜的玩意儿。”

八皇子的小厮一听连忙拉回了八皇子,跪着道:“皇上息怒,是奴才没有看好八皇子才让他顶撞了陛下的。”

皇上哈哈一笑道:“无碍,无碍。这孩子说的话最是纯真,朕倒是觉得涟儿说的很有道理。既然如此,朕就决定这拔得头筹者若是在场有他心爱的姑娘朕就直接做主指婚,这要是没有或是尚年幼者朕就答应他一个条件,当然这个条件是要合理才行。”

此话一出,底下立马窃窃私语起来,这“奖赏”倒是新鲜,这下子每个人都卯足了劲想要当第一。

子沫心里隐隐担忧起来,她担心的自然不是南宫慎,她担心的人是南宫胜。这次狩猎很好的给了他向皇上要平安的机会,可一个皇子当众说要娶一个奴婢岂不是丢尽了皇家的颜面?皇上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如果今天南宫胜开了这个口,不仅平安陷入危险的近地,就连南宫赫也要跟着遭殃……

她现在只能暗暗祈祷南宫慎能与自己想的一样,将这第一给抢下来或是南宫赫能明白南宫胜赢了比赛带给自己很大的不利再或者那大大咧咧的程屹因为强烈的好胜心而夺下第一……可她现在心里也没谱这几人的水平到底谁更胜一筹。

男子们个个身着戎装,手持弓箭,整装待发,临走前南宫慎向子沫递了一个眼神,子沫一下就明白了这其中千千万万的含义。

他告诉她别担心;告诉她,他会照顾好自己的;也告诉她,他都明白她的所想与担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