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南宫丹一说话就准没好事!

苏芸好歹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子,倒也对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并不在意,她知道南宫丹只是想看笑话罢了,柔声道:“劳烦公主操心了,芸儿现在与王爷相处和睦,整日下棋读书陶冶情操,很是舒适恬静。”

南宫丹继续道:“那想必皇叔是很喜欢苏小姐,父皇你可就赶紧赐婚吧!丹儿都替他们这一对神仙眷侣着急呢!”

子沫知道这样的场面终究是要来的,可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南宫赫本就不爱苏芸,用婚约套住一个男子,这下半辈子相近如宾也到还好,可……子沫不敢往下再想,纵使她知道南宫赫不是这样的人,但她免不了还是会担忧。

“芸儿,你得给朕一个准信,要是这好事将近了朕也得挑个黄道吉日给你们赐婚,省的说朕老糊涂不成全你们啊!”

苏芸赶忙跪着道:“皇上芸儿哪敢怪您呀,只是芸儿才刚刚与王爷培养起感情来,说起成婚现在还确实早了些。”

南宫丹轻捻茶盖道:“哎呦!我的好妹妹,真的不早了,再说这感情婚后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皇叔也老大不小了,他不成婚叫我们做晚辈的怎么敢成婚呢?”

子沫现如今是一听到南宫丹的声音便觉得头疼,这公主就是喜欢把情况往自己不想发展的方向推,三言两语就形成了令人为难的境地,实在是嘴上功夫厉害。以后谁“有幸”娶了这位公主可真是“有福可享”了!

苏芸正想着怎么拒绝时,大批狩猎的人回来了,这个话题也就如愿的戛然而止。

皇上一看大家伙儿都满载而归,面露欣喜道:“我北漠的男子真是英雄气概十足,让朕来看看谁能拔得今天的头筹!”

程屹急忙开口道:“那当然要数六皇子啦,今个儿也不知怎地,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好生厉害,射到了许多猎物呢!”

子沫和平安皆是心下一惊,子沫赶忙抬头看了南宫胜一眼,果真是南宫胜手上的猎物最多,子沫蹙眉看向南宫慎似有寻问和责怪的意味。

南宫慎谈谈的看向子沫,并没有任何表示。子沫一见更慌了,想着一会儿该怎么阻止南宫胜才不至于酿成大错。

皇上大吃一惊,看着南宫胜道:“胜儿果真是大丰收,让父皇都吃了一惊呢!”

“父皇过奖了。”南宫胜脸上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反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子沫突然觉得南宫胜这几日长大了许多,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金风殿,外人皆以为是看南宫赫失势而有意疏远其实不知是因为平安。子沫偶瞧见南宫赫手上拿着一只被射中的兔子,想着把她放下之后他又去打猎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