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看他一直紧盯着手绢看,便说道:“绣了好几夜的,人实在是太难绣了所以就没绣,相信世子大人有大量是不会为难我的。”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几声。

南宫慎将白绢规整的叠好小心翼翼的像对待一件绝世珍宝一样轻放进袖口中,道:“我很喜欢,希望你下次多送我一些其他的礼物。”

子沫简直是震惊了,堂堂北漠的世子竟然还会和我自己讨礼物,这还是一开始她认识的那个南宫慎吗?这才短短几个月,竟然有如此大的变化,简直是不敢想象。子沫见南宫慎在着看这几等待着回答,急忙将目光移到了船上道:“我尽量,我尽量……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南宫慎背过手去也看向湖面道:“你送的我都喜欢。”

子沫发觉自己已经开始习惯了南宫慎的转变,她想着下一次再听到他说什么大概都不会惊讶了。

两人并肩欣赏着夜晚的风景。忽然!水面一个大浮动,水底下突然蹿出来好几十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剑勾起水花直直打在了岸边。

刚刚还聚在一起欣赏舞蹈的人群一下子慌乱的散开,许多人被推倒在地上任人踩踏,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许多人都受了伤。

那群蒙面黑衣人手持着剑纷纷向南宫慎和子沫砍去,子沫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群人是冲着他们来的!南宫慎反应迅速立马将子沫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空手白拳的和他们过招。那群黑衣人下手狠辣,招招致命,看样子是不杀了他们就不罢手。

南宫慎拿出随身带着的萧当成武器抵挡黑衣人的进宫,好在子沫也会武功并没有拖累到南宫慎。两人一起并肩作战,配合的相当默契。

只见一个黑衣人执剑就冲着南宫慎刺去,南宫慎眼中闪过一丝冷光,用两指硬生生的钳住了剑端,只见他一掌打落那黑衣人的剑将他的手给硬生生的掰断了,这还不够,南宫慎随即拿出了一把随身用来防身的利刀将那人的手筋给挑断了,只见那黑衣人倒在地上大叫着,一脸痛苦不堪。

子沫被南宫慎的狠厉给惊到了,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他杀人,原来他真的是毫不手下留情的……子沫没有功夫愣神,她夺下一黑衣人的剑立马又加入战斗之中。

没想到黑衣人越来越多,团团将两人包围住,南宫慎和子沫背靠着背,南宫慎问道:“怕死吗?”子沫轻笑一声道:“有你在,我怎么会死?这点人就杀的了我们吗?那你这世子我这东云阁副统领还真是白当了!”

南宫慎笑了,这么点人对他来说还构不成威胁,他轻声数到:“一,二,三!”

两人配合默契的同时挥剑硬生生的斩出了一条血路!

南宫慎将子沫抱上马,朝南宫赫的方向飞奔过去。现如今还不知道南宫赫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苏芸和平安都不会功夫,妙凝的三脚猫功夫还是子沫交给她的。那边等于就是三个人保护三个人,情况实在是不乐观。

待南宫慎和子沫赶到时,六人已经被黑衣人包围住,龙昊的手臂也已经被砍伤了,三个女子躲在身后神情慌张、瑟瑟发抖。子沫有些疑惑这群人到底是冲着谁来的,他们没有伤到平民百姓,却是独独冲着这八个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