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见她笑的这么开心也就没有打断。

“喏,欠你的礼物。”说着子沫将一块白绢递给了南宫慎。

南宫慎忽然停下了马,眼前出现了一群黑衣人,这时子沫察觉到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悠闲的坐在马车里,想必那人的身份一定与众不同。

看来这次行动他们早已有准备,这群人来势汹汹,好像在苍都撒下了一张大网想要逃脱并没有这么容易。黑衣蒙面男子忽然勾唇一笑,开口道:“南宫慎世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上次疏忽放我走了,想必现在一定很后悔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现在还有娇人在怀,恐怕今晚这娇人就要变成死人了!”说着向前探出身子,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子沫。

“这娇人还真是漂亮,世子可真是有福气。”

子沫被他看得全身直犯恶心,南宫慎感受到了她的战栗,环着她的手不禁紧了紧,放佛在说:“别怕。”

子沫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依旧感觉被眼前邪魅的男子掐住了喉咙。她抬头看了看南宫慎,南宫慎低头用唇语说道:“准备好了吗?”他的眼神莫名给她一种安全感,子沫轻轻点了点头。

南宫慎突然挥剑向前冲去,黑衣人有些始料不及被撞开了一条小路,随即反应过来的黑衣人像不要命似的纷纷冲上前。眼见着终于杀出了一条血路,只见那黑衣人头领一声令下,所有的黑衣人齐齐放箭。

南宫慎和子沫挥着剑吃力的抵挡着四面八方的来箭,子沫的手臂本就已经受了伤,如此一下来整条手臂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只剩下意志在苦苦支撑着。

“小心!”南宫慎忽然大喊一声,将子沫往旁边一推,一支箭直直射入南宫慎的左胸膛。“南宫慎!南宫慎!”子沫着急的大喊道,细密的汗珠沿着额间滑下。看到南宫慎鲜血直流的伤口子沫立马从南宫慎的袖口中找出自己赠予他的那方白绢,颤抖的手堵住了一直冒血的伤口。

“我没事,我一定会带你平安回去的,”南宫慎皱着眉头强忍着痛苦道。子沫知道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她用受伤的手拿起剑集中精力的应对着敌人。

在猛烈的攻势下,黑衣人散开了一点,只见天空中突然升起一股狼烟,南宫慎轻声说道:“我们再坚持一会儿,救兵马上就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