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赫坚定地点了点头道:“不会。”

“那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你背弃我了,应当怎么办?”

“那你就拿剑亲手杀了我。”南宫赫回答的决绝又冷漠,他不想让她失望可却还是会让她失望,最后如果她原谅他了他会一辈子感激上苍,如果没有……如果没有就算最后死在她的剑下也此生无悔了。

“好。”子沫双眼紧紧盯着他道。

子沫将玉坠系到了腰间,与那香囊一起晃悠着。雪花落在两人的肩上,这一刻子沫感觉与南宫赫之间少了一层隔阂,多了一份信任。

隔了几日,南宫赫带着子沫登门向东桑世子赔罪,因为南宫赫在的原因,宋岐宇对子沫也并未太过分。子沫是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道歉就应该有道歉的样子,现在惹着这口气今后总是会有机会讨回来的。

倒是苏芸,这几日一直闭门不出就怕碰到那东桑世子,上次的事就已经够他恶心一辈子了,对于子沫去道歉一事她也是碍于对方的身份无法阻拦。

日子照旧是过着,东云阁的事务也并没有因为春节而清闲下来,子沫依旧是忙进忙出的。小半个月接管下来她也已经得心应手了,她本就因为与程屹一站而得名,再加上她身上有着女子少有的魄力与果断,东云阁的人都很尊敬她。

正月十五上元节这日,南宫慎和南宫胜又是不请自来。

晚膳后南宫胜提议出宫去看灯展,今日的灯展是一年一遇的,千万不能错过。妙凝连忙应了下来,子沫一听可以去宫外也连忙答应了下来。

苏芸怯怯的看向南宫赫道:“王爷要不我们也一起去吧?”

南宫赫本是不想去的,但还是点了点头,苏芸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龙昊作为南宫赫的贴身侍卫为了保护南宫赫的安全自然也是要去的,平安见大家都去了也破天荒的提出要去。此时就剩南宫慎一个人没有表态了,大家都齐刷刷的看向他,当然妙凝和平安自然是不敢看的。

南宫慎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故意看向子沫道:“陪你去。”

众人心里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心想着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孤傲不近人的南宫慎世子吗,但是出于害怕没人敢说什么,南宫赫也是沉默的喝着茶。

只有子沫开心的笑道:“好!一起去!”

要不是自己心爱的姑娘也去他才懒得去,他根本就不在意旁人怕不怕他,只要他不怕就好。也就是因为子沫的与众不同才深深吸引了南宫慎的目光,她是独一无二的……

八人稍稍整理了一番便出了宫门,街上一片灯火通明,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灯笼挂在街边,映衬的青石板路都是五颜六色的。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各种猜灯谜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显得更加热闹了……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